心经入门网

长庆宗宝独禅师语录卷第三

发布时间:2019-06-25 02:21:21作者:心经入门网

长庆宗宝独禅师语录卷第三

示众

示众。汝等诸人。大须识自本心。始得休歇。若识心达本。如空合空。维摩经云。不着世间如莲华。常善入于空寂行。达诸法相无挂碍。稽首如空无所依。庄严大师教徒。常持此偈。生死海中大可怖畏。沩山行脚。至天台山。遇寒山拾得。一阵茫然。寒山云。自灵山别后。伊三生为国王。忘却了也。果上菩萨。出生入死。尚且忘却。何况博地凡夫。如今不用汝棒喝交驰。机锋酬对。古人唤作弄精魂汉。且看六祖教永嘉。何不体取无生。了取无速。永嘉云。体即无生。了本无速。祖云。如是如是。何等机辨神妙。何等入理深谈。良久云。老僧少时。诵华严空忍品。遂不知有身心器界。如此境界。将有旬日。至今每一提起。犹见痛快。

示众。修行一着。自肯方亲。所谓道不是文字语言。乃平常之理。昨有人问。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是个什么。老僧竖起拂子。复问。毕竟是个什么。老僧放下拂子。只今且问诸人。那个眼不见耳不闻。者个又是什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且莫当面错过。此事不是一口道得尽底。纵饶说得极玄极妙。总没交涉。惟得之于心。方有把柄。汝诸人。一向逐色随声。不曾有一刻回光返照。所以日疏月远。然虽汝不曾打点。其实现现十成。无一毫增减。毕竟是个什么。努力构取。

示众。昔大随在大沩会下数载。食不至充。卧不求暖。清苦炼行。操履不群。沩深器之。一日问曰。阇黎在老僧此间。不曾问一转话。随云。教某甲向什么处下口。沩云。何不问如何是佛。随便作手势。掩沩口。沩叹云。子真得其髓。大众且看。大随云。教某甲向什么处下口。直是针札不入。佛眼亦无能窥他。正恁么时。大沩尚不肯草草放过。复教他问如何是佛。随掩其口。沩乃点头。古人为人。十分严密如此。大众何不体取。若在者里透得过。何禅可参。何道可学。还消说什么。者事人人具足。争柰有人饭箩边抵饿。觅即知君不可见。不离当处常湛然。珍重。

说菩萨戒示众。即心是佛。即心是法。即心是僧。即心是戒定慧。情与无情。世出世间。一切诸法。皆无实性。所谓诸法实性。即汝心是。楞伽云。诸法无法体。而说惟是心。不见于自心。而起于分别。所以一切诸法。依心建立。心外无有法可得。法外无有心可得。是谓心法一如。无心无法。诸佛子如此者。即是金刚宝戒。佛性种子。诸佛本源。菩萨根本。众生若得此戒。即顿入佛位。经云。众生受佛戒。即入诸佛位。位同大觉已。真是诸佛子。戒之大意。祇在防非禁恶。护持本有清净自心。若识自心。心外无有一法为缘为对。既无缘对。便无所犯。既无所犯。亦无能持。无能无所。始名持戒。争柰一切众生。迷本净心。遂有根尘等法。既有诸法。又生爱取诸趣。发动身口。造一切业。既有业因。宁逃于果。所以三涂苦报。轮回生死。无有纪极。然而穷诘本源。实无根绪。此迷无本。性毕竟空。众生不知。妄受系缚。我佛出世。生大怜愍。于上根者。直示本心。俾得醒悟。中下根者。方便提奖。教伊止恶行善。乃有戒法。应作不应作。是持是犯。种种名相。若大力量人。岂有者等闲家具。佛之一字。尚不喜闻。更唤什么作戒。然虽如是。大须实落始得。不然。画虎成狸。莽莽荡荡招殃祸。其害不浅。所以此戒。非初心可忽。涅槃喻如浮囊。遗教再三丁宁。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如佛在世。良以生灭界中。未能顿超方便。直下无心。若无戒善。终不成就。则必堕落。人天之报尚且难期。况于诸佛无上菩提。是以从迷返悟。戒实资粮。从因向果。戒为初步。至于内护自心。外护讥嫌。自利利他。犹为菩萨行愿。从来学佛之士。顶戴奉持。如饥得食。如渴得饮。如贫得宝。如裸得衣。诚非无故。诸佛子。当于此宝戒。生珍重想。勿令有犯。虽云无心则无戒。然须知无心始可得戒。有心者常犯戒故。无戒始可得心。有戒者常系心故。无心之心。乃真佛心。无戒之戒。始为性戒。此心此戒。无二无别。佛之授受。祖之相传。惟斯秘密。非与人天及余二乘诸戒律仪而可比量。涅槃云。我皆安置诸子于秘密藏中。秘密藏中具足三德。三德圆满。一心呈露。由是万行庄严。华严性海。重重无尽。亦非于自本心。别有毫头增入。昔世尊菩提树下。成等正觉。叹云。奇哉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而不证得。若离妄想。一切智无碍智无师智。即得现前。诸佛子。汝等但看离妄一句。世尊真切拈出。教人直下无心。汝若无心。更有何事。德山云。汝但无事于心。无心于事。则虚而灵。空而妙。若毫端许言本末者。皆为自欺。起信论云。一切诸法。惟依妄念而有差别。若离妄念。则无一切境界之相。如是则内自无心。外自无境。心境俱亡。戒从谁立。诸佛子。既无戒可得。毕竟唤作什么。良久云。咄。且受戒去。

茶话

广慧茶话。山僧到此。承王居士。暨大行殷勤。山僧没有什么说话。大众有疑请问。众无语。师乃云。山僧自小学道。将三十年。实无有法可得。祇信得自心。及心外无有一法。可得佛佛相传。祖祖相授也。祇是信得自心。及于今佛法凋零。诸方每说什么法身边事。法身向上事。山僧者里。都无宗门下事。无可商量。若是大根器人。言下知归。方有个商量处。更不可特地起波涛也。古人道即心是佛一句。满口道尽。亦是事不获已。今人多是将心学道。将心求法。若将心学道。将心求法。穷劫尽形。终不能得。为何如此。祇为心外实无有法可得。心外若有法可得。是名外道。大众。切须自己转变。自己回头始得。良久云。大众没有什么问。山僧没有什么答。更妙得很。珍重。

广慧茶话。识心达本原。故号为沙门。大众还识得心么。若识不得。生死到来。如何回互。昔有僧问洞山。寒暑到来。如何迴避。山云。何不向无寒暑处迴避。僧云。无寒暑处。怎生迴避。山云。寒时寒杀阇黎。热时热杀阇黎。大众作么生会。若会得者话。方有个回互处。壮色不停。喻如奔马。人命无常。过于山水。莫说人世富贵功名。没有长久。就是出家儿。没有世缘。几十年光景。也易过去。何不趁色力康健。讨个着落。须是回光达本。有个出身之路始得。僧问。某甲不识心。请和尚慈悲。师云。慈悲在你那里。僧问。金刚经四句偈。不知是那四句。师云。不离阇黎问底。进云。不会。师云。你不会。是谤经毁法。僧问。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师云。我者里。也没有清净本然。也没有山河大地。今晚广慧当家印初。请山僧吃茶。会么。僧罔措。僧问。阿赖耶识。末那识。六识。某甲心未了。求示安身立命处。师云。你是看教乘来。教乘与宗乘不同。我宗门中。总无此话。进云。心性意识。是同是别。生天堕狱。为是心去性去识去。师云。者里心也无。性也无。识也无。进云。恁么则寒灰枯木也。师云。寒灰枯木。怎会说话。怎会在者里吃茶。进云。不会。求和尚方便。师云。三世诸佛。阿谁代你。乃云。此事不在言说。也不得离言说。当日法性寺二僧。争论风幡。六祖大师出云。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大众还会得么。僧便问。心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敢问在什么处。师云。有米煮饭。没米煮粥。良久云。一堂僧冷淡。千古意分明。于今一堂。何等停当。珍重。

华首茶话。师云。山僧本拟深藏山谷。无意出头。今日华首。元是法字卍子一线机缘。后因丽首座。及大众诸居士。费了许多心力。接得山僧到此。与大众同住。须是真实发心。为生死真实修行。才不虚住此山。若论宗门中事。大难开口。上根人又何消说。中下之根。古人不已垂手方便。才有做工夫话。其实有什么工夫可做。古人道。直指二字。早是曲了也。才说无事。早是多事了也。恁么有甚开口处。所以道。此事惟我自知。又道。须知有不求知者。丹霞和尚云。人人有一坐具地。佛祖出头来。一毫也不曾增。即今诸上座诸居士在此。也一毫不曾减。祇是于今。一闻千悟底大难。不得不假方便。大众须费一番心力始得。良久云。同来大众。一路也辛苦到此。正好安心。既安职事。各要努力。有什么疑。不好相问。僧问。华首重兴即不问。觌面相逢意若何。师云。两眼对两眼。进云。海风连夜发。大地绝纤尘时如何。师云。独坐华首台。僧礼拜。师复云。者件事。不是说了便罢。真实要见得性。真实自己要休得。休得休不得。试自家揣看。若论说得底。尽有聪明伶俐。便说一篇两篇不难。看些禅关?进。高峰中峰诸录。便不消悟道。也会教人。有什么交涉。举一老宿。一夏不为师僧说话。一僧叹云。我直恁么空过一夏。便闻得正因二字也好。宿云。阇黎莫??速。若论正因。一字也无。道了叩齿云。我不合恁么道。邻房一老宿闻之云。可惜一锅羹。被两颗老鼠屎污却。师云。隔江望见资福门前刹竿便回。已迟八刻。何况更过江来。此事岂容一棒一喝一机一境一转两转语凑泊得上。大难大难。大众。须是从生死发心。始有实落。山僧少年时。那晓什么参禅。什么悟道。祇是怕生死到来。前路渺然。后见坛经。始知见性成佛。没柰何千计百较。才得甘心。不是等闲容易。良久云。山僧年来多病。体中太弱。丛林事俱料理不得。须仗诸上座同心协力。惟佛法却委不得了。若有商量。不敢辜负。如今天下。到处荒乱。此地还安稳。深山中如住静一般。大家锻炼身心却好。珍重。

生辰茶话。师云。山僧今早。举王老师空劫以前话。诸上座作么生会。王老师又道。道不属知。不属不知。知是妄觉。不知是无记。诸上座又作么生。既道祇是无人觉知。又道道不属知不属不知。得底人便不消疑拟。疑拟着。万里崖州去也。所以山僧道。拟心即差。诸上座。会得便会。更无剩法。古人也有道。明得那边事。却来者边行履。山僧道。也无那边。也无者边。得者便得。更无时节。汝但了得目前。空劫以前也在目前。尽未来劫也在目前。不见道。古人说知见。知见即是心。当心即知见。知见即于今。所以了得便是。不了目前。万缘差别。良久云。者个事。也有生而知之者。也有学而知之者。究竟都是一般。生而知之。实难其人。求之诸祖中。如丹霞赵州。便是生知底。赵州见南泉。泉问。汝是有主沙弥。无主沙弥。州云。有主沙弥。泉云。主在什么处。州躬身云。孟春犹寒。伏惟和尚尊候万福。诸上座。向者里便好打翻消息。一切时行住坐卧。折旋俯仰。迎宾接客。屙矢送尿。无不是神通妙用。赵州当时才十四岁。何曾费些子气力。次日问南泉。如何是道。泉云。平常心是道。汝看。南泉也不消什么机用。直如家里人。说家里事。州又问。还用趋向也无。泉云。拟向即乖。州云。不拟争知是道。泉向道。适来举者几句。道不属知。不属不知。知是妄觉。不知是无记。若真达不疑之道。犹如太虚廓然荡豁。岂可强是非耶。诸上座。道不属知。不属不知。者两句。勿轻放过。汝等吃饭饱了。要行便行。要坐便坐。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正恁么时。佛眼也觑不见。只可惜当下错过了。山僧记得幼时。见个少林法师。拈僧问赵州。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示。州云。你吃粥了也未。僧云。吃粥了也。州云。洗钵盂去。山僧彼时。虽不曾彻底。闻之使毛骨悚然。如冷水浇背。又闻举万松评云。洗面触着鼻孔。抽鞋摩着脚跟。那时若错过话头。便是掘地讨天。所以可怜不知底人。错过了多少好时光。山僧恁么说。汝诸人听着。便又思量。怎么得知。又是头上安头。以眼寻眼。古人道。饶汝学到佛边。犹是杂用心。山僧常举此话。为甚学到佛边。犹是杂用心。圆觉云。乃至证于如来清净涅槃。犹为我相。到者里。须是悟始得。咦。不知者。既错过了许多好时光。知者。又蹉过了许多好时光。不知者过在不知。知者过在知。最难得恰好。毕竟如何得恰好去。诸上座。实有恁么事。若信不及便罢。若信得及。须实实体会。实实了当始得。者个比不得世间功业。祇是一生便了生死。是我等无量劫来。至于今日。今若了得。永不可得。大须着力。山僧千说万说。不过助发而已。切之一字。却在当人。阿谁替汝着力得。僧问。月影汪汪。如何是佛度众生。师云。木头。进云。月影汪汪时。如何是众生度佛。师云。碌砖。进云。如何是众生度尽恒沙佛。诸佛从来不异人。师云。前两语。汝作么生会。僧罔措。僧问。一个道士卖灵符。为甚处处吉利。师云。汝者两片皮。播来播去作么。进云。和尚不识好恶。师云。山僧不识好恶且置。上座不识好恶。又作么生。进云。一个团团圆。到处皆和合。师云。者是赃底。进云。和尚又作么生。师云。山僧惭惶无地。僧礼拜起。拟进语。师云。止止不须说。便归方丈。

茶话。举张拙秀才偈。光明寂照遍河沙。凡圣含灵共一家。一念不生全体现。六根才动被云遮。破除烦恼重增病。趋向真如亦是邪。随顺世缘无挂碍。涅槃生死等空花。师云。诸上座。大须脚踏实地始得。古人验人。一言半句。便知渠知有不知有。所以人将语探。若是知有底。自然迥别。即如作家相见。如两镜相照。终不杂乱。若只你一句我一句。祇图口头滑溜。有什么用处。莫谓今时。上古已即有此病。大慧云。近来衲子。不肯向省力处做工夫。只管热忙来。呈见解。作颂古。云门向他道。不是者个道理。便道。把定他不肯放过。我且问你。你还自放得过也未。诸上座。各人要知惭愧。不要取笑识者。山僧今夜与你点破。若是得底人。举起便知。丝来线去。自然雅合。你看。庞居士访松山和尚。值山经行。士问云。手中底是什么。松山竖起拄杖云。老僧年迈。缺伊一步不得。士云。然虽如是。壮力犹存。他得底人相见。自然恰好。所谓满口含冰。不曾道着一个水字。不似如今人。自己尚不知落处。只管记得满肚皮言句。徒逞快利。有什么交涉。雪窦谓之随流失源。你道。他病在什么处。病在不以此为念。祇图好看。若是真为道底人。便是善知识。肯了我自己。不曾到大休歇田地。亦自不肯。大众且看。自己于声色关头逆顺境缘。一切时一切事。果能一念不生么。心如木石么。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可自瞒。即瞒得亦终不干别人事。我方才举断除烦恼重增病。且道。烦恼为在内。为在外。为在中间。若求烦恼不可得。更欲去除他。岂不多了一翻手脚。趋向真如亦是邪。真如作么生面目。汝拟作么生趋向他。诸上座。汝才拟。即不是了也。者个田地。从无始来。至于今日。更由今日尽未来际。还曾动着也无。何不直下悟去。更自直捷。吃许多辛苦作么。

问答

僧问。现前且道承谁恩力。师云。上座也解恁么问。进云。建化门庭且置。未萌以前道将一句来。师云。即今是什么。进云。兔角杖子。为什么能穿电影。师云。大慈悲菩萨。

僧问。倩女离魂。那个是真底。师云。大众。看者僧也解恁么问。

僧问。大事未明时如何。师云。一二三。明后如何。师云。四五六。

灵泌问。莲华未出水时如何。师云。岩下煮茶烧树叶。出水后如何。师云。?边流水散桃花。

僧问。某甲参学以来。苦无见处。师云。你要见作么。进云。也须有个真实见处。师云。幸自可怜生。僧罔措。

师坐次。僧问无我之旨毕。僧复问。祇者能无我者是什么。师云。有病眚者。请医治眚。眚愈。医云。你眚已去了。是什么。僧无对。

师坐次。指铜锅问僧。有人问你是什么。作么生对。僧云铜锅。师云。还有疑么。僧云不疑。师复问一僧。僧不对。师以手指云。你肚里有禅。

僧问。如何是宾中宾。师云。业识茫茫无本据。可怜白日丧天真。如何是宾中主。师云。途中解作活。无往而不利。如何是主中宾。师云。慈悲巧妙施方便。善握司南验正邪。如何是主中主。师云。佛祖潜踪。苍生绝迹。进云。佛祖潜踪苍生绝迹时如何。师不答。僧礼拜。

丽中是问。理则顿悟。事以渐除。理亦有渐悟底么。师云有。事亦有顿除底么。师云有。复云。理若无渐悟。则佛与众生。不由缘起。事若无顿除。则一切法。皆有根本。又问。悟之一字亦不立。敢问未悟不立。悟了不立。师云月。是礼拜。

僧问。师是那一宗。师云。饥来吃饭困来眠。僧无语。师云。你道是那一宗。僧云不知。师便打。僧云。莫是临济宗么。师云。你却伶俐。

态心开总理问。诸经俱云无我。为甚涅槃独云有我。师云。如医病人。先用大黄消其邪热。后用人参补其元气。

杨未了司马问。弟子戒杀已久。迩来专事持诵。得么。师云。者是功行边事。若本分上未了。总是业识茫茫。进云。如何是本分事。师云。古人道。乾坤之内。宇宙之间。中有一宝。秘在形山。居士还识得么。进云。不识。师云。何不向不识处看。士罔措。进云。居常多坐不觉。每遇不如意事。便打不过。不知病根所在。师云。功德天黑暗女。有智主人二俱不受。还有什么打不过处。良久复云。若未能直下便了。且就世情上勘破。祇如居士年遇六旬。从前涉历。且道即今在什么处。岂但六旬。再过六劫。也只如此。幻妄空花。徒劳把捉。者里勘得破。放得下。日久岁深。父母未生前一着子。自然触着磕着。进云。侧闻至论。毛骨悚然。不知要见未生前一着子。如何下手。师云。者便是下手。士礼拜。

严舂陵司李问。弟子职司刑罚。民命攸关。何以令彼无隐情。此无枉法。师云。只从自己根源上。讨个分晓。自然把柄在手。生生杀杀。无非妙用。进云。敢问某甲自己根源分晓所在。师云。山僧若说。是山僧底。进云。某甲向道已久。无柰种种情念。终难排遣。师云。此未是根源话。然试问居士。假如梦中觉梦。还是梦么。进云。毕竟是梦。师云。醒来梦中心境。还用排遣么。进云。不用排遣。师云。根源上明了。亦复如是。一切情念。不除自尽。进云。情念尽时。岂非空无所有。师云。若无所有。又成断灭去也。就者里体验看。

金叔起居士。以解易自负。每举一阴一阳之谓道。师云。汝所论阴阳。口头道理耳。却拈不出来。起云。师能拈出。试拈出看。师云。生死大事。汝还知么。起云。不知。师云。一阴生。汝不知生死。还求知么。起云求知。师云。一阳生。

法字卍。请益格致之旨。且述阳明颂语以质。师云。此事不与教乘合。况儒典耶。虽然。孔子手眼也不小。渠开口道个在明明德。明德是什么烂柴头。学者向什么处捞摸。阳明揭出良知。亦非世见可到。但云。无善无恶心之体。我不如是。卍云。师意如何。师云。不可思议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何不云一念动处。即为意。知善知恶是良知。说他不是。良知亦不得。卍云。师又如何。师云。知而无知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我与你另拈出。物而无物是格物。

僧问。阎罗王还有也无。师云。子甚处来。云杭州来。师云会么。云不会。师云。莫道无阎罗王。吃铁丸有你分在。

蔡云怡督学问。日坐金轮峰。还望见汉阳峰顶否。师作此?相答之。又问。踏上匡山。有三条大路。毕竟那一条是大路。师云。咦。者一条是大路。又问。庐岑险峻高出群峰。为什么群峰让他独出。师云。争怪得伊。又问。身在山中。身在山外且置。祇如粗顽者土皮。垒块者石骨。凹凸者峰峦。参差者林木。奔飞而下坠者瀑布。叆叇而上升者云烟。怎见得庐山真面目。师云。土皮石骨。峰峦草木。瀑布云烟。又问。有人在金轮峰顶。有人在彭蠡湖中。忽遇波浪滔天。石触舟沈。峰上人作何救他。舟中人作何自救。师云。南无观世音菩萨。

师与蔡督学话次。蓦指瓶中花问云。一种花。为什么有二种色。蔡云。根无二种。师不肯。蔡云。师意如何。师云。一种花。二种色。

灵泌问。如何是但愿空诸所有。师云。出门不踏芳草路。如何是慎勿实诸所无。师云。归家不坐涅槃床。又问。如何是宾中宾。师云。家贫犹自可。路贫愁杀人。如何是宾中主。师云。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如何是主中宾。师云。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如何是主中主。师云。八千子弟今何在。更无面目见江东。又问。香严上树。意旨如何。师云。雾卷烟收后。森罗宇宙宽。

法树荫问。香严上树。意旨如何。师云。鲸吞海水尽。露出珊瑚枝。又问。如何是你有拄杖子。我与你拄杖子。师云。鸟栖无影树。如何是你无拄杖子。我夺却你拄杖子。师云。花发不萌枝。又问。南泉斩猫。意旨如何。师云。你一切时中。拈匙把箸。又作么生。又问。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师云。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僧问。南泉斩猫。还有罪过也无。师云。兔角杖挑潭底月。龟毛绳縳岭头风。

僧问。如何是第一玄。师云。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如何是第二玄。师云。上座是。如何是第三玄。师云。东去也是上座。西去也是上座。如何是第一要。师云。更无玄与妙。如何是第二要。师云。信手拈来草。如何是第三要。师云。是处有芳草。

僧问。香严上树话。意作么生。师云。苍天苍天。

僧问。蚯蚓断为两头。两头俱动。未审佛性在那一头。师云。两头俱动。

师举云门三顿棒因缘。问法字卍云。云门恁么问。洞山恁么答。为什么放他三顿棒。卍不契。一日师复举前问。卍忽省云。百姓日用而不知。师云。不知个什么。卍云。查渡湖南报慈。师休去。

师问卍。你有拄杖子。我与你拄杖子。意旨如何。卍云。恁么娑婆诃。你无拄杖子。我夺却你拄杖子。意旨如何。卍云。不恁么娑婆诃。

师问卍。如何是夺人不夺境。卍云。鄱阳湖里绝行踪。如何是夺境不夺人。卍云。与师共坐千峰暗。如何是人境两俱夺。卍云。雨暗庐山深闭门。如何是人境俱不夺。卍云。大家啜茗月明中。 长庆宗宝独禅师语录卷第三

僧问。某甲祇是一个不识。结在者里。师云。但向者不识处会取。

僧问。某甲如今此心极是安乐。莫便是么。师云。是谁安乐。僧罔措。

师问法字卍。如镜铸像。像成后。镜向什么处去。卍云。也跳不出。

僧问。惟此一事实。余二即非真时如何。师云。礼拜着。僧礼拜起。师云。余二即非真。僧复举楞严云。山河大地。语未毕。师震声一喝。僧罔措。

僧求开示。师云。你一向作什么来。进云。某甲一向行行。不知行什么行。今日远来。望和尚慈悲指示。师云。你谦退作么。进云。某甲实实不晓得。师云。不晓得。岂不是大了当人。进云。某甲未到者田地。师云。你昨日从那里来。进云。自东莞起身。十二日到鹿角。十四日到此。师云。那个同你来。僧指傍僧云。与他向来。师震声一喝。僧罔措。再求指示。师云。适来已彻底相为了也。僧复求。师云。我从来不曾与钵盂安柄。

师问僧。你参什么话头。僧云。一口气不来。毕竟向什么处去。师云。有人问你。作么生答。僧以手弹桌子。师云。五蕴身田。强作主宰。僧无语。师云。且去吃茶。僧礼拜起云。某甲实有一语。师云。且去吃茶。

僧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师云。无人能见。进云。出后如何。师云。汝看他是何面目。进云。面目现在。师便喝。僧罔措。

僧问。一切意旨即不问。离一切意旨作么生。师瞪目视之。僧拟进。师便打。

师举云居膺示众。了无所有。得无所图。言无所是。行无所依。心无所托。令众每句下语。以验一夏所造。各呈毕。丽中是首座云。上四句且置。只心无所托语。未有近傍。还请和尚着。师云。了无所有。得无所图。言无所是。行无所依。遂张两手云。苍天苍天。座作礼云。某甲更有语在。师云。子作么生。座云。切忌恁么时。师笑云。子深得云居之旨。座便休。

居士问。如来为栴檀相摩顶。是一是二。师云。汝未开口时。犹较些子。进云。莫是授记么。师云。汝身上有獦蚤痒。作么主张。

僧问。沧海任凭日月转。青山不逐四时凋。如何是和尚无量寿。师云。阇黎问底是。问九九八十一。古人多指出。如何是不落数量底寿。师云。大慈悲菩萨。问大众运为。尽承恩力。如何是普贤行门。师云。上座也解恁么问。问终日穿衣吃饭。动转施为。如何是文殊境界。师云。满眼满耳。问世间什么物。与恁么人同年。师云。问取露柱。

僧问。雾罩长空无远近。雪埋深径绝高低。如何得雪消雾散去。师云。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问冬日则饮汤。夏日则饮水。如何得不违时失候去。师云。心不负人。面无惭色。问水向石边流出冷。风从花里过来香。如何得君臣道合去。师云。九九八十一。问荆棘林中穿日影。烟波水上绉云霞。如何是入廛垂手事。师云。你问我答。

居士问。百丈野狐。为什么不落便堕。不昧便脱。师云。打麫还他州土麦。唱歌须是帝乡人。进云。恁么则脱者未曾脱。堕者未曾堕。师云。又被风吹别调中。进云。只如黄檗一掌。意作么生。师云。哑子问聋人。

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云。饥来吃饭困来眠。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云。达磨不来东土。二祖不往西天。问如何是学人行脚处。师云。着破草鞋赤脚走。如何是学人一切时不起妄念处。师云。起也。如何是学人亲切处。师云。莫将问来问。如何是学人不假悟处。师云。恶。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师云。一家有事百家忙。如何是和尚亲传底事。师云。有问有答。

僧问。离一切语言棒喝扬眉瞬目之外。乞师直指。师云。汝自己道尽了。僧罔措。礼拜起立。师云。汝作么生会。进云不会。师云。不会更妙。进云。还有意旨也无。师云。又是头角生。

僧问。如何是前念不生即心。师云。鲸吞海水尽。如何是后念不灭即佛。师云。露出珊瑚枝。

僧问。大事未明。如丧考妣。大事已明。如丧考妣。如何是大事。师拈起竹篦云。老僧者个。是竹篦子。又问。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毕竟是个什么。师云。汝自出供状了也。

居士问。文殊罔明女子。是一是三。师云。两彩一赛。进云。罔明又是那个。师云。女子又是那个。乃云。此定就瞿昙也出不得。即今大地众生。亦不曾出此定也。所以云。一切众生已成佛竟。已度生竟。已涅槃竟。进云。毕竟此中不了。师云。又是重添八字眉。

僧问。破戒比丘。为什么不入地狱。师云。无孔铁锤。清净行者。为什么不生天堂。师云。石师子。

僧问。如何是直截根源一句。师竖起拂子。良久云。汝作么生会。进云。见和尚作用。师云。甚处见得。进云。见和尚举拂。师云。我未举拂时。汝作么生会。僧无语。

僧问。千里闻风即不问。海幢消息近如何。师竖起拂子。进云。离了者个。又作么生。师放下拂子。僧礼拜。师云。汝作么生会。僧便喝。师云。好喝。再喝看。进云。喝过久矣。师云。者是套子。复问。志公啖鸽。未曾动着一条毛。请问。鸽子在什么处。安身立命。师云。今日新罗国说什么事。僧拟议。师便打。

僧求开示。师竖拂子云。会么。云不会。师云。不会底汝还晓得么。僧展两手。师云。者是学来底。僧复问。如何是觌面无私一句。师云。迟了也。

张月鹿黄堂庭二居士参。张云。某甲自庐山承教后。渐觉不大为尘俗所累。每诵心经。至心无??碍。深信不疑。然不能当下撇脱。毕竟自家放不下。师云。还是看今时不破。若看得今时破。争有放不下底。聻。圆觉云。妄认四大为自身相。六尘缘影为自心相。不知种种皆从缘生。缘聚而生。缘散而灭。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即今山僧与居士。在此谈论。也是偶合之缘也。俱不可得。张云。明知一切皆从缘生。还有不从缘生者么。师云。且喜居士有此一问。黄云。不从缘生。岂不是心。师云。心即缘生。从朝至暮。念起念灭。岂不从缘。张云。除此缘生。更于何处觅真实底。师云。无有一刻不承他恩力。即此生灭。俱从他起。却觅他起处不得。居士须实实用一番力。体究始得。张云。每到此处。便难用力。师云。本自露堂堂。当下不自取。转求转远。楞严云。一切众生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张云。于今怎么知得常住真心。师云。居士平时所谓仁义忠信一切道理。是常住么。张云。斯人存斯理存。何尝一刻不存。师云。恁么毕竟理因人显。人且不存。理于何附。黄云。诚知佛教一切归空。师云。且道空归何所。傅大士云。有物先天地。无形本寂寥。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是空不空。是常住不是常住。张云。某甲虽不知常住真心。但自验。颇有得力处。祇是无求二字。世人事事挂碍。皆因有求。若能无求。有何挂碍。师云。若要彻底无求。也须彻底看得破。譬如灯光焰焰相续。愚者将谓灯光常住。不知后焰已非前??。又如流水刻刻不停。愚者见水。谓水常住。又如一城人物往来。一年如是。百年如是。宁知死者死。生者生。人物依然。却非其故。又如一人。今日之身已非昨日。佛云。才生即有灭。不为愚者说。者里争容得汝攀援执恋。争容得汝思量分别。如今却把取不得底死舍不得。又争得。张辞。求一言可终身行者。师云。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张云。愿求进步。师云。当净其意。随举华严偈云。若人欲识佛境界。当净其意如虚空。远离妄想及诸取。令心所向皆无碍。张云。净意岂不是不生不灭境界。黄云。还有工夫在么。师云。不省得时。向者里体究。便是工夫。黄云。某甲于今。凡遇事来物来。随时应付过去。便不留踪迹。何如。师云。者境界也大难。黄复举似首座。座云。要到者田地。先须识心始得。

着语

翠岩真见慈明。慈明问。如何是佛法大意。着云。探竿影草。真曰。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着云。小尽二十九。大尽三十日。明曰。头白齿黄。犹作恁么见解。着云。贼。真涕泗交流。不敢抬头。着云。被人换却眼睛了也。进曰。毕竟如何。着云。狮子咬人。韩卢逐块。明曰。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着云。毕竟出他鬼窟里不得。真言下大彻。着云。又被人换却眼睛了也。

永嘉觉参六祖。绕三匝振锡而立。着云。千里特来呈旧面。祖曰。夫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大德自何方来。生大我慢。着云。人以语探。水以杖探。进曰。生死事大。无常迅速。着云。把髻投衙。祖曰。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着云。来也来也。曰体即无生。了本无速。着云。果然果然。祖曰。如是如是。着云。未可信在。须臾告辞。着云。掉得便行。有何不可。祖曰。返太速乎。着云。再三捞捷看。曰本自非动。岂有速耶。着云。依旧孟春犹寒。祖曰。谁知非动。着云。深入虎穴。曰仁者自生分别。着云。真师子儿。祖曰。汝甚得无生之意。着云。悬崖一推。曰无生岂有意耶。着云。好个翻筋斗。祖曰。无意谁当分别。着云。前箭犹轻后箭深。曰分别亦非意。着云。大冶精金。应无变色。祖叹曰。善哉善哉。少留一宿。着云。平交平交。

洞山价祖偈。切忌从他觅。着云。才生便咬。自然无事。迢迢与我疏。着云。错。我今独自往。着云。巍巍堂堂。处处得逢渠。着云。淫坊酒肆逢弥勒。渠今正是我。着云。老老大大。作恁么语话。我今不是渠。着云。救得一半。应须恁么会。着云。面皮厚多少。方得契如如。着云。一坑埋却。长庆宗宝独禅师语录卷第三

长庆宗宝独禅师语录卷第三

音释

眚(所景切。生上声。目病生翳也) 蠡(里弟切。音礼。彭蠡泽名) 绉(侧救切。音皱。布也。纤也。聚文也)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 心经全文

  • 心经讲解

  • 心经注音

版权所有:心经入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