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真善,诸佛护念

时间:2019-07-14 09:14:06编辑:

一念真善,诸佛护念

  后唐庄宗皇帝在皇宫内设斋供养众僧。看见僧人们全在看佛经,只有休静禅师无所事事。

  皇帝问:“禅师为什么不看经呢?”

  休静禅师说:“道泰不传天子令,时清休唱太平歌(即我已悟佛法,不须再看经书了)。

  皇帝问:“禅师一人悟道了,为什么要徒众们也不看经典呢?”

  休静禅师说:“狮子窟中无异兽,象王行处绝狐踪(徒众与老师性无分别,体无有二)。”

  皇帝问:“事实上除你之外,其余的法师为什么都在看经呢?”

  休静禅师说:“谁母元无烟,求食须赖虾(那些法师法眼未明,只能依赖经典修习)。”

神鼎和尚

  唐代神鼎和尚不肯剃发,能吃一斗酱,每次沿门乞讨,讨得粗布衣裳也穿,讨得细锦罗绮也穿。在利真法师门下听讲经时,问利真法师说:“万物是固定的吗?”

  利真说:“是固定的。”

  神鼎说:“高僧说是固定的,为什么高岸会变成河谷,深渊会变成山陵呢?有死就有生,有生就有死,万物相互交错连环,六道轮回,为什么说是固定的呢?”

  利真说:“万物不固定。”

  神鼎说:“如果不是固定的,为什么不把天叫做地,把地叫做天;不把星星叫做月亮,把月亮叫做星星呢?怎么能说是不固定呢?”

  利真无法回答。当时张文成看见了,对他说:“你看上去是菩萨的修行了。”

  神鼎说:“菩萨是得到了不欢喜,失去了不悲伤,挨打也不发怒,挨骂也不嗔怪,这才是菩萨的修行。我现在讨到东西就高兴,讨不到就悲伤,挨了打就发怒,挨了骂就生气,这样看来,我的行为与菩萨的修行相去很远啊。”

  定与不定,就世界万物存在的形态而言,它们是辩证的统一体,不能偏执于一面,神鼎和尚抓住了这一点,就使利真。

\

把心找回来

  从前有位罗状元,当官十几年,育有一子,他亲自教导孩子,希望将来儿子同父般有成就。然而不管他如何努力,儿子仍然十分愚痴,罗状元非常难过,“自己如此有成就,竟生了个愚痴儿子,人生所为何来?意义何在?”于是他出家修行,留予后世此偈:“急急忙忙苦追求,寒寒暖暖度春秋,朝朝暮暮营家计,昧昧昏昏白了头,是是非非何时了,明明白白一条路,万万千千不肯修。”

  是的,万千大众不都是这样过了一生,念大学、成家立业,求成就、做大官,辛辛苦苦往上爬,无非在追求目的,但这个目的达到后接下来怎么办呢?只好再找另一个目的,否则,真不知自己要做什么。(把心找回来)

风穴铁牛

  风穴延沼在郑州衙内,上堂云:“祖师心印,状似铁牛之机。去即印住,住即印破。只如不去不住,印即是,不印即是?还有人道得吗?”

  时有卢陂长老出问:“某甲有铁牛之机,请师不搭印。”

  穴云:“惯钓鲸鲵澄巨浸,却嗟蛙步骧泥沙。”

  陂伫思,穴喝云:“长老何不进语?”

  陂拟议,穴打一拂子。

  穴云:“还记得话头么?试举看。”

  陂拟开口,穴又打一拂子。

  牧主云:“信知佛法与王法一般。”

  穴云:“见个什么道理?”

  牧主云:“当断不断,返招其乱。”

  穴便下座。

  骧:马转卧土中;鲸鲵:即鲸。雄曰鲸,雌曰鲵。

  巨浸:大水。指大河流。

菩提座

  沩山问云岩:“菩提以何为座?”

  岩云:“以无为为座。”

  云岩问沩山,山云:“以诸法空为座。”

\

  又问道吾:“作么生?”

  道吾云:“坐也听伊坐,卧也听伊卧,有一人不坐不卧。速道,速道!”

  山休去。

  沩山灵佑禅师

本文链接:一念真善,诸佛护念

上一篇:一日不作,一日不食

下一篇:一扇窗子,就是一种心境——羽毛

相关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