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乗鹤去 懿德永流芳

时间:2019-08-24 09:12:59编辑:

先生乗鹤去  懿德永流芳

【南怀瑾老师给贾丹华先生的亲笔信】

作者: 贾丹华 (乐清籍作家)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笔者曾较早撰写有关南怀瑾先生的《南怀瑾的传奇人生》、《国学大师之“谜”》等文章多篇,分别发表于香港《文汇报》、台北《温州会刊》等海内外报刊,并被配上南老照片先后被编入《海外赤子》、《浙江行》、《温州人物》、《乐清文史资料》、《乐清英才》等书刊。故与南老忝有二十多年翰墨因缘,先后承蒙其惠赠诗书及墨宝若干。其中值得一提的是,《金粟轩纪年初集》等书寄赠笔者时,南老亲笔题签并附大函数纸。惠书及电话教诲,令我感激不已,获益良多。

2010年金秋时节,丹桂飘香,我曾为恭听南老教诲而特地住嘉兴南湖区的长子家里好久,预先托友人以电话约候,七日后才获准偕子赴太湖拜见南老。我们欣喜若狂,即从南湖动身驱车赴苏州太湖。面聆南老谆谆教诲,如醍醐灌顶,启悟驽钝,受益终生。

日前惊悉,南老于9月29日遽然仙逝,我顿时泪眼模糊,情不能已。摩挲着他于1991年7月8日亲笔题赠的《金粟轩纪年初集》等书,和我受他人或单位所托而请南老题签的墨宝“乐清文史资料”、“乐清诗词选”等手迹,以及印有南老照片的刊物《乐清英才》,我默默地追思着南老生前的动人事迹和大恩大德,感慨万千,哀思绵绵……

先生乗鹤去  懿德永流芳

当年南老先生获悉笔者是以写诗为主的作家身份后,他不仅先后惠赠了《金粟轩纪年诗初集》和《金粟轩诗词楹联诗话合编》等著作,并不忘亲笔南怀瑾老师给函。惠书及教诲,令我获益良多,惠及终生。他在信中曾说,自己曾借孔子的“小子,何莫学夫诗?”的话,鼓励年轻人们学诗(泛指学文学)。又说,中国古代的文臣武将,在文学上都有基本修养,学识都非常好。他还说:“古今中外一样,看通了人生,了解了人生,就会更加平淡,更愿贡献给社会。”

南老先生孜孜不倦地教授孔孟之道,传佛学,讲道学,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南老先生强调的是,学儒也好,学佛也好,学禅也好,首先必须学做人,学儒、学佛、学禅的最终目的,是修身养性,济世救民。由此我们便可以理解,南老先生为何上下求索,漂洋过海,足迹遍天涯,鞠躬尽瘁地传播中华传统文化,并热切关注祖国现代化建设及和平统一大业的真谛,更钦佩他高尚的人格精神和拳拳的爱国之心。南老先生常常借用宋代名儒张横渠的名言自励,并与人共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先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样的人生目标,也是南老所期待与父老乡亲共勉的人生大道。由此可见,南老先生追求的远大理想何其宏伟,何其崇高!

先生乗鹤去  懿德永流芳

《左传·襄公二十四年》中曰:“太上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南老先生不仅立德、立功,而且立言,著作等身,堪谓“三不朽”。南老是温州乐清人的骄傲,是温州乐清人的金名片!而今南老仙逝,是温州乐清之殇,是温州乐清人的痛!南老逝世后,温家宝总理等国家领导人以及海峡彼岸的头面人物,先后向南老的遗属发来唁电,表示哀悼。南老的逝世,也是海峡两岸中华传统文化的一大损失。因而笔者哀伤难以言表,情难自己,乃以拙诗二首,敬祭永远的南老先生——

握瑜怀瑾苦传薪,著作等身读者尊。风雨天涯师舍己,周游四海播经纶。

\

路通故里未谋归,南老无私有大悲。浅浅海峡虹影现,团圆告祭待擎杯!

\

本文链接:先生乗鹤去 懿德永流芳

上一篇:保持适当距离的刺猬

下一篇:佛陀的四个法宝之四 念佛

相关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