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城

时间:2019-09-10 09:07:13编辑:

生命的真相是不堪洞察的,在平日里,我们的生活看似滴水不漏,然而换一个特殊的环境,就不难发现生命的脆弱与盲目。

有一年秋天我们这一带传言说要地震,附近大城市的有钱人纷纷避到我们这个小城来,小城的宾馆和招待所顿时爆满,还有许多人住不到房子,就睡在汽车里,入夜之后,大街上的汽车排了足有一里路长。我的一个朋友,在宾馆里当服务员,兴高采烈地盘算说,这个月的奖金一发,她就要为她的男朋友做一套西装。

然而据说我们这个小城也在地震带上,实在也好不了多少。我们的邻居和我们一样无法可想,因而索性非常坦然,较为积极的表示是在大街上散步到天黑,或是看电视到深夜,并且在卫生间堆满了方便面和矿泉水,串门的时候,大家打开卫生间,参观和比较着,看看别人的储备是否较自己丰盛。

地震给我们带来的不只这些,久病的人会成为良医,而地震却使我们在短期内都成了自然科学家和哲学家。看着天空时,云彩就有些奇形怪状,是地震云么?朝霞和晚霞也都有些异样,是地震光么?每天处在这样的轻度自虐状态下,我们索性全都大彻大悟了。楼上的新婚夫妻吵架,旁人这样劝他们:“都要地震了,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他们果然不吵了。

地震传说了十几天,却并没有任何实际的迹象,就好像医生举着针管,却并不立即扎下来。于是,它渐渐成了一个笑话。

终于有一天,地震总算来了,是在清晨,睡梦中的我们被一阵剧烈的摇撼惊醒了,我们全都忘了那些防震知识,脚不点地地跑下楼去。楼前的空地上,站着我们的邻居,全都穿得稀奇古怪,我们一边互相嘲笑着,一边望着楼,看它是否会塌掉。然而没有,后来我们知道震中不在我们这里,于是我们又心安理得、若无其事地活下来了。楼上那对新婚夫妻,当天就开始吵架,那好像是在为所有的人作出保证:地震终于过去了。那吵嚷声,真是生活的天籁。

\

楼后的那些农舍,在那几天里,金灿灿地开了一院子葵花,远处田野无垠,天空青碧,秋天来了呀!而我们照样无所事事、懒散地活着,照样和最爱的人互相伤害,并且没有宽容和谅解。人生里惨痛的事———多的是!谁也不会因此而学得乖些。

本文链接:危城

上一篇:刘德华:崇信佛法

下一篇:出家要有什么条件?

相关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