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法师:《灵岩遗旨》别序

时间:2019-09-10 09:09:35编辑:

印光法师《灵岩遗旨》

别序

佛法者,了生脱死之法,自利利他之道。无一人不当修,无一人不能修。然佛法经典浩如烟海,佛法义理又幽深难测。无论初机久学,多有望洋兴叹之感,以致不得其门而入。古往今来,入得宝山,空手而回者,可谓大有人在。其因何在?一者不善观察时机,二者不善选择教法,三者好虚而不务实,四者未遇真善知识。如是众因,致使众多求道之士,难免如盲人摸象、如跛子行路、如逆水行舟。故修道者虽多如牛毛,成道者却少如牛角。

道绰大师言:「若教赴时机,易修易悟。若机教时乖,难修难入。」以是可知:修学佛法,重在机教相应,如法而行。不得其益者,在机法不相应也。一代圣教,法门虽多,若论善契时机之法、即生了脱之道,无过净土一门、念佛一行。以其它法门,皆仗自力修习故,断尽烦惑,福慧圆满,方可成就无上菩提。惟有净土一门,仗弥陀大悲愿力故,万机普摄,无一遗漏。无论上智下愚,士农工商,人非人等,但能回心念佛,莫不乘愿往生,入佛境界,同佛受用。法门简易平实,而又奇特高贵。语其浅近,三岁小孩皆能修;语其深远,惟佛与佛能究竟。自古以来,力行此道者,如水奔涌,上至十地菩萨,下至五逆凡夫,一致进行。若论契时契机之法,无过于此。所谓「种种法门皆解脱,无过念佛往西方。」故身处五浊之世、末法之时,欲现身得佛法真实利益者,不可不知此法也,不可不修此法也,不可不亲近净业善知识也。

一代时教,阐扬净土之大乘经典,多达二百余部。然惟有净土三经,专明其致。弥陀本愿缘起、西方殊胜庄严、众生往生因果等,于此三经,开阐无遗。印度之龙树、天亲,中国之昙鸾、道绰、善导,正依于此,别开宗门,建立一宗法要,开启往生之大门。惜乎昙鸾大师《往生论注》、道绰大师《安乐集》、善导和尚《观经四贴疏》等五部九卷,于中国失传千余年。后之永明、莲池、蕅益等诸大祖师,则融会诸宗,摄归净土。此即净土法门于中国弘传之大概。然法门流传既久,受「异见、异执、别解、别行」之影响,致使纯正的专修之道,隐显不定,郁而不畅。此所谓融通衍生之弊也。如今虽有大量经论古疏流通于世,以时人业深障重、智识浅薄故,若无善知识引导,多难会其古朴幽远之深意,更难从纷纭复杂的知见网中,厘清法门宗旨,得其修学纲要。致使舍近求远、舍易求难,失之交臂、当面错过者,不在少数。而貌似修学净土,又不甘老实念佛,东张西望、随风倒浪者,更是随处可见。正所谓「解行不同,专杂有异」也。以不能如实专修念佛故,所以处处可闻净业难成之感叹!日光虽无处不照,惟宿仰望者心中。众生不念佛,佛奈众生何!幸有善导一脉之清纯教法重兴于世,弥陀光明耀人心目,使广大念佛行人得以安心净域,专志念佛。然或有未遇此法,或遇而有疑者,未免仍自徘徊不前、踌躇不定矣!其所以不能「归命弥陀、专修念佛」者,或囿于先入为主之观念,或执于习以为常之劣习,或迷于道听涂说之俗见。入道因缘,人各不同。若或有缘亲闻净宗第十三代祖师——印光大师之《文钞》,则于法门渊源、修学纲要等,必将清晰明了,于祖祖相承「专行念佛、乘愿往生」之道,自可疑虑冰释,通身靠倒矣!

纵观古今,异时同化之风虽别,专行念佛之道无二。然于历代祖师中,印光大师离吾等最为接近,相去不过几十年,遗德明训,时时有闻,自有一种相亲相近之感,故多为今人所崇仰。大师承三经之玄义,依古德之遗训,以笃实之信仰、朴实之文风、应机之善巧,疏理古今义理,甄别法门异同,力陈修学时弊,为吾人指明了坦荡光明的生西之路。其莫大之功,即在于深入浅出,善契时机。藉此可明古德之遗教,可通三经之玄义,可契弥陀之本愿,可入往生之达道。如大师自言:「净土著述甚多,未入门人,犹难得其纲要。求其引人入胜,将禅净界限、佛力自力,分析明白,了无疑滞,语言显浅,意义平实,为研古德著述之初步向导者,其《印光文钞》乎?」稍通文字,即能识其大要。稍明其义,即自老实念佛。依之而行,决定生为贤善,没归极乐,不虚此身矣。

佛法贵在应时契机,大师生逢乱世,对时代根机〔末法之时陋劣之机〕,感触颇深。其言:「今日之世界,非一大恐怖之世界乎?今日之中国,非一地狱式之中国乎?今日之人心,非一魔术式之人心乎?」如是之世界、如是之中国、如是之人心,如何得以安宁?如何得以解脱?遍观圣教,法药虽多,惟有「下手最易、收效最速、成功最高」的念佛一行,能消此劫运,能安此人心。人人依此,不但现身可得消业增福,遇难呈祥;临终更能乘愿往生,究竟成佛。可谓无边利益,垂手可得。是故大师于诸宗悉皆密护,但弘赞偏在净土。虽千言万语,普应群机,但处处归宗,直劝念佛。可谓善导时人归向佛法,巧摄群机共入赡养也。又其自身,淡泊名利,甘于寂寞,力行此道,言行如一。故其德操行履,感人至深,蒙受光泽者,无以计数,被赞誉为三百年来第一人!

大师懿德风范,身传言教,尽收于一部《文钞》中。然《文钞》虽早已风行天下,却不知有多少人认真拜读过。包括吾人,亦只是偶尔翻翻,多年来亦未能从头至尾细细品味。虽曾发心一定要通读之,往往因种种原因而难以一鼓作气,愧无以言。然对大师景仰之情,从未暂息。经历时久,阅事愈多,此情倍增。近来将《文钞》反复拜读,深沾法益,感触良多,知其于今时乃至未来苦恼众生大有裨益。未明净宗一门者,藉此可以不废时日,善知法要,巧入念佛一行矣!

《文钞》多是书信体,直心直言,真语实语,别具一格。因大师注重实益,不尚玄妙,故语语切中时弊,处处指归净土。或轻言细语,情动人心;或厉声棒喝,毫不留情。实可谓「折摄皆具慈悲,语默无非教化」也。

《文钞》虽为书信往来,实可谓一部「大开示」之书,上至成佛作祖,下至修齐治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无所不谈。于今世风日下、邪说纵横、正法式微之时代,有心于世道人心者,不可不阅;有心于生死解脱者,不可不阅;有心于念佛往生者,不可不阅;有心于弘法利生者,不可不阅。沐入其中,如同时时亲近一位慈悲至极、智能超拔、而又威严可敬的长者,邪念自消,正念常存,佛号入心,莲花化生。因《文钞》多为应时应机之善巧开示,左右逢源,因势利导。故阅读《文钞》,需有一双择法眼,方能明其宗旨所在。洋洋百万余言,其眼目何在?所谓「敦伦尽分,老实念佛」也。此是大师一生自行化他的不变宗旨!「敦伦尽分」乃作人之本分,「老实念佛」即了生死之大法。一为世间法,一为出世间法。二者具足,则一生不虚度,轮回不久长也!

近来研习《文钞》者,蔚然成风,可喜可贺。或许同感于《文钞》之磅礡无序,故于《文钞》外,更有不少选辑本流通于世。愚乘此遗风,亦分门别类作一选辑,以彰大师恩德于万一,姑名《灵岩遗旨》。以此饷予念佛行人,共餐甘露法味,同结西方胜缘!

为显大师人格道德及教化宗旨,今《遗旨》权分三章:一、悲化有情;二、自述行谊;三、赞古耀今。

一、「悲化有情」者:即大师悲悯有情的慈悲开示,权以四义显之:(一)深信因果,(二)老实念佛,(三)敦伦尽分,(四)闲邪存诚。此四义简明扼要,平实易行,又圆摄世出世法,成为大师教化一贯主张。

(一)深信因果:因果乃佛法大根大本,世出世法,无一不在因果之内。凡夫因三业染污而常没于六道之中,圣人因三业清净而永绝于生死苦海。为凡为圣,全在于己。正如「祸福无门,惟人自招。」身之为人,惟能深信因果,方能乐天知命;惟能深信因果,方能自求多福;惟能深信因果,方能希圣希贤;惟能深信因果,方能终归极乐。

佛法固为心性之法,然因果与心性,不一不异,心性乃因果之体,因果即心性之用。体用一如,理事不二。故凡三界轮回之理,修因证果之道,无一不是因果之显现也。离于因果之事修,心性之理何能大明?好高务胜者,多高谈于心性之理而不屑因果之事。实则善谈心性者,必不悖离于因果;深达因果者,亦可大明乎心性。若论应机,则心性之理幽深玄妙,惟上智可明;因果之事则人人可见,易于契入。如大师言:「世出世间之理,不外心性二字;世出世间之事,不外因果二字。心性之理微,虽圣人犹有所不知;因果之事显,纵愚夫亦可以略晓。」愚夫愚妇之辈,虽不能明因识果于微细中,以至于大明心性。但能仰信佛言,深信因果不虚,善择念佛一法,亦可乘佛愿力,现身了脱。因往生而证无生,因见佛而明心性。所谓「但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也。反之,纵能识得心性之理而不念佛求生净土者,多是有名无实,求升反堕,反不如愚夫愚妇之往生为有大益也。所谓「上智不如下愚,弄巧反成大拙」也。古今如是者,比比皆是。

末法之世,谈理者多,实行者少;好虚者多,务实者少;自恃者多,仗佛力者少。故大师教化,迥异于人,不尚玄妙,端守平常,从因果入手,归净土一门。此是大师独具慧眼之高明处!

\

(二)老实念佛:即弃舍他法,专修念佛也。以深信因果者,志必今生解脱,不愿久沉轮回。所谓「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然法门虽多,惟有念佛一法,有此大益。以此法门,全仗佛力故,万修万人去。如乘船渡海,完全是船力,非自己本事。人多好高务胜,不屑称名一行。大师却甘心此一「残羹馊饭」,因其「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得效速」。故对所谓如「山珍海味」的高深玄妙之法,「概不染指」;惟于净土一法,「决志遵行」。将一切智慧学问,抛之东洋大海。所谓「任凭智同圣人,当悉置之度外。将此一句佛号,当做本命元辰,誓求往生。」如是「老实」者,即是「一心归命」,即是「死尽偷心」,即是「正念直来」也。

大师并非不通经教,所谓「如鹦鹉学舌,亦非不会」也。然何以不避讥诮,全舍他法,志在净土?一则源于大师对「念佛实益」的深切体会;再则源于大师对净宗一法「易行功高」的谙知;更因大师对「时代根机」的切身感受,深悉「末法众生,惟此一门,可通入路。」故一生教化,不出《文钞》所言:「明三世之因果,显六道之轮回。示本具之佛性,修念佛之净业。」

然芸芸人生,多舍近求远,舍易求难,以致历劫难成,流转不休。实不知真老实念佛者,冥顺佛愿,直入宝所,即是转凡成圣之大道,即是离垢妙圆之大智慧。所谓「潜通佛智,暗合道妙」也。故《观经》赞念佛行者,是「人中芬陀利花,观音势至,为其胜友。当坐道场,生诸佛家。」人之所以不能老实者,未能深知此一即浅即深之无上妙法也。如大师言:「然此法门,甚深难测,虽经诸佛本师交相劝信,而世之疑者,犹复甚多。不但世智凡情不信,即深通宗教之知识,犹或疑之。不但知识不信,即已证真谛、业尽情空之声闻缘觉,犹或疑之。不但小圣不信,即权位菩萨,犹或疑之。即法身大士,虽能谛信,尚不能穷源彻底。良以此之法门,以果觉为因心,全体是佛境界,惟佛与佛,乃能究尽,非彼诸人智所能知故也。我辈凡夫,仰信佛言,依教奉行,自获实益。若得闻此不思议法门,便是多劫深种善根,况信受奉行乎哉!」法门平常而奇特,简易而高深。故大师常言:惟上智与下愚而不移,其它人则看其是否依教奉行耳。

无论何人,但能老实念佛,求生西方,则莲台标名,生可预卜。虽未出娑婆,已非娑婆之久客;未生极乐,即是极乐之佳宾矣。反之,若不修净土,虽通宗通教,有大神通,有大智慧,有大辨才,要去就去,要来就来,若有丝毫烦恼未尽,则轮回不能出、生死不能了矣。是故「修净业人,着不得一点巧,倘或好奇厌常,必致弄巧成拙。此所以通宗通教之人,每每不如愚夫愚妇老实念佛者,为有实益。若肯守此平淡朴实家风,则极乐之生,定可预断。否则,不生极乐,亦可预断矣。」

(三)敦伦尽分:即立身、处世、为人、修道之本。一位「归命弥陀,安心念佛」之人,深沐佛恩,慈光外泄,自然于日常行为中,力所能及「心佛之心,行佛之行」。如何「心佛之心,行佛之行」?其平实可行之处即敦伦尽分。如世法之「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佛门之「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等,无一不是吾人敦伦尽分处。佛法非在口说,贵在实行,敦伦尽分即人人切实可行之道。此一绝世妙方,巧摄前之深信因果与老实念佛。能「深信因果」者,方能于日用中敦守伦常,善尽本分,以此而趋吉避凶,远祸得福。能「老实念佛」者,方能绝诸戏论,端守平常,本分作人,真报佛恩。

大师一生,率真守愚,不尚玄妙,惟于平实真切处教人实修。以绝行人「舍近求远,舍易求难」之狂妄心。实可谓「菩萨行菩萨事,凡夫尽凡夫力」。凡夫不得以己所不能而强以菩萨之行「是则是效」,故其一生,「并不与人说做不到之大话」。其言:「人各有所应尽之分,当知素位而行,乃君子之本分。若超分而行,非出格大丈夫,决定不能得真利益。何也?以彼不能尽分于易处,何能尽分于难处?」念佛之人,日用作为,但能「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尽分于易处,则上顺佛心,下彰己德。如是则可「生入贤善之域,没归极乐之邦」矣。

又,敦伦尽分,既是自利利他之行,亦是老实本分之相,是对自身根机的深切体认而做力所能及的事,无越位之思,无好高之心,素位而行,尽力而为。可谓「做人尽人伦,念佛尽心力」也。能将「深信因果」与「老实念佛」如是融于「敦伦尽分」之中,则世出世法,两相无碍;自利利他,尽在其中。人人能如此而行,则由身及家,由家而国,由国而天下,无不均沾佛法利益,同蒙弥陀光照也。于此东土三千界,自生西方七宝莲。此实可谓「于微尘中,转大法轮」之奇异大方便,勇猛狮子吼!观大师一生所为,虽超异常人,亦不过是其身为僧宝敦伦尽分之尽情流露而已。故于平淡中尽显辉煌,于本分中流露真情。微妙香洁,叹莫能言!

(四)闲邪存诚:即于敦伦尽分中,克诚尽敬,善治习气。诚敬为佛法之本,念佛之人,蒙弥陀愿力加持,光明摄取,身心柔软,自然上敬于佛,下敬于人,谦卑柔顺,纯净信仰,如是则可巧治凡夫我慢自大之病,善除无始烦恼业力,化热恼而为清凉,即凡心而入佛心。故大师言:「竭诚尽敬,妙妙妙妙。」

敦伦尽分,多从事上言;闲邪存诚,更从心上论。如是由表及里,自然增益善根,转化恶习。现世安稳利乐,临终顺利往生。

\

二、「自述行谊」者:即大师对自己一生行为的概述。今人对古代祖师大德的了解,多是从其思想或他人的评价中略知一二,鲜难亲闻祖师对自身的过多表述。印光大师生处特别的时代,书信往来,自有与众不同之处。《文钞》中有大量的自我概述,让我们更直接更真实地了解大师的言行德操。详观大师一生及自述,即知大师常言之「敦伦尽分,老实念佛」是何意义。大师常以「自了汉」自居,不求闻达于天下。所谓「拟作粥饭自了僧,不作弘法利生梦」也。其日常所为,就是一「老实」典范,没有大家派头,没有装模作样,没有沽名钓誉。只是常将一「死」字贴在额头,念佛度日,随缘化他。只有「真为生死,深潜佛法」者,才能如是深藏己德,独守平常;甘于寂寞,一心在道。实可谓遁世不见知而不悔也。

但凡贪图名利、好为人师者,无不处处显奇竞怪,以惑人心。观大师却视名利如敝屣,避之惟恐不及。一任举世人尽作通家,自己只是怡然自乐,老实念佛。由他讥,任他笑。平生所为,无有丝毫之捏怪。言行如一,始终无二。二十余年隐于普陀,经年无一人来访,无一函见投,颇得安乐。后因《文钞》面世,方为世人所知。致使远近朝拜者,络绎不绝。一个「自了汉」能如是大善于天下,其人格道德力量,何可思议!此可谓真能自利,方能利他,所谓「厚德」方能「载物」也!大师怀抱弥陀本愿之德,笃行念佛往生之道,岂能不普利众生乎?

三、「赞古耀今」者:即大师对「佛、法、僧」三宝的赞扬。三宝乃暗室明灯,苦海舟航,是众生法身慧命之所依,《文钞》处处有赞。藉由赞颂三宝功德,启迪吾人之恭敬从命。以佛法利益,非恭敬不能得。大师常言:「一分恭敬,一分收获;十分恭敬,十分收获。」今人不患不知佛法,所患在不知恭敬从命也。故说食数宝者多,亲得受用者少。

三宝功德,穷劫难赞,今特以弥陀本尊、净教祖师为主。以弥陀本愿,为众生恃怙;藉祖师芳规,明法脉渊源。从而一遵本愿之行,笃行专修之道。如是方有知识可寻,方有圣教可依,方有安心之处,方有解脱之望。而不至随风倒浪、虚度此生也。

此选编虽乃沧海一滴,尝之可知大海之味,依之可入净土之门,遵之可得往生之益。因所选有限,或有更精妙法语淹没于浩瀚的《文钞》中,则为吾人之失也。有心者,或可以此为阶,深入《文钞》。既可免吾人之失,亦可深沐祖师恩泽。由是而自必识净宗超胜,安然作一「本分、老实、息心」之念佛人矣!

为便利阅读,今此选编并非罗列书信,力求编排有序,次第井然;所选内容,多类加小标题,以示大义;并对原文详加分段、标点、出示重点。为编排统一,及阅读便利,个别文字作了简单处理。如「料简、料拣」统一为「料简」,「怜悯、怜愍」统一为「怜悯」,「三途、三涂」统一为「三途」,「落索、络索」统一为「络索」等。「着」、「华」等古通用字则依前后文义分为「着、着」、「华、花」,其它变动处或注于文中说明。

于选文之后,别附大师略传,以助了知大师一生行踪。所谓人文并观,见其人即如见其文,观其文即可知其人矣。南无阿弥陀佛

释智随谨序公元二○○六年十二月

本文链接:印光法师:《灵岩遗旨》别序

上一篇:列宁的成长小故事

下一篇:出家人看到异性还会动心吗

相关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