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的精神与特色(第四章)3

时间:2019-08-16 09:12:46编辑:

  佛教的精神与特色(第四章)3

\

  林世敏居士著  六 正精进  所谓正精进就是以坚定的意志,努力不懈地去努力,不达到成功不停止。
  佛以牛做比喻说:‘牛负著重荷,在深泥沼里前进,它虽疲乏,而眼神却坚定地向前望著。它永不懈怠,直到它走出了泥沼。’
  正精进英文翻作‘Right Effort’,就是‘正好的努力’。什么叫做正好的努力呢?就是为了达到修行的目的,必须按部就班,脚踏实地的迈进,不可大急切,因为‘欲速则不达’。佛相信‘稳定的迈步比拼命的飞奔更可靠’。
  所以正精进告诉我们做事要想成功,除了有恒的努力而外,还要努力得当,既不懈怠,也不操之过急。试想‘一曝十寒’能够成功吗?(正精进就是要修‘四正勤’,此处暂不论及。)  七 正念
  正念就是要保持清醒的明觉,确确实实地了解自己的一切所作所为,以及所遭遇的事。
  佛告诉我们说:‘我们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心念所造成的。’(法句经的开头第一句话。)所以人必须要有正确的心念,要怎样才能达到正确的心念呢?就是对于一切事物,要保持不断的警觉和深入的观察,以期获得真确的认识。佛提出了‘四念处’作为我们修行的方法:  (一)观身不净——我们的身体充满著粪、尿、汗臭、污秽不堪。美丽、洁净只是暂时的,年老了或一场病下来就不美丽了;三天不洗澡或一场运动下来就不洁净了。因此不必要迷惑于外表的美丽与洁净,要努力修养自己的心性,只有我们的‘佛性’才是出自污泥而不染的。(‘观’字有观察、了解的意思。)
  (二)观受是苦——受就是苦和乐的感觉。世间的快乐都是暂时的,苦和乐是挛生兄弟,如影随形。一对新人挽手步入结婚礼堂,当庄严动人的音乐响起,掌声雷动,万人祝福。但今日的相逢已注定了来日的别离(就是爱别离苦),死亡的阴影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他们永远无法逃脱。又爱得愈深,痛苦也愈深;今日的山盟海誓,就是明日的肝肠裂断,又何曾有一丝儿真实?  世上的快乐是因缘所生的,所谓‘家庭的快乐’必须建立在家庭中每一个份子的健康与合作,如果有人意外死亡或不肖不贤,那么这一个家庭就破损了,快乐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紧接而来的就是痛苦。
  又所谓‘做官的快乐’,也是不实在的,有一天不能做官了,懊丧、痛苦也就来了。因此我们不必汲汲于虚名假誉的追求,应该多修养品德,净化心灵,只有‘涅槃’——超越苦乐的解脱,才是永恒的幸福。(因为苦和乐是相对待的,所以必须超越苦与乐。)  (三)观心无常——我们的心经常都是受外境的引诱,追求美丽的东西,喜欢美妙的音声,贪求美味的食物,迷惑于舒适的感受等等;而且经常‘见异思迁’不可控制。所以说‘心如平原走马,易放难收。’它会盲目地闯祸,会不顾一切地胡作非为,带给自己莫大的烦恼和苦楚,因此不得不小心。
  所以人要‘明心’、‘修心’,要能做到控制心、驾驭心,不要让心带著我们去瞎闯,引诱我们去做坏事,这就是‘观心无常’。(‘无常’就是不可靠,有随时变异、迁徙之意。)
  (四)观法无我——宇宙的万事万物(即所谓‘法’),都是随著因缘而生灭的;因缘合则生(氢氧化合成水),因缘散则灭(水可电解成氢氧)。因此在事物的本身并没有一个常久存在、永不改变的‘本体’。(亦即没有自主自在之性。)  以人为例,人为四大假合(地、水、火、风等四种元素),四大不调就生病,四大散离就死亡。(如‘风’大散离,人没有呼吸就死了;又‘火’大散离,人体冰凉,又怎能生存?)人不能叫自己不生病,也无法叫自己不死亡,人对自己没有‘自主’之权,这就是‘观法无我’的道理。
  正念英文翻作‘Right Mindfulness’就是‘正确意识’;也有人翻作‘Right Concentration’,就是‘正当忆念’。  八 正定
  正定就是经由正当的禅定而达到身心解脱的悟境。
  人类的心识通常就像一架没有调整好焦距的照相机一样,是无法对现实或真理有明确而清晰的影像的。而正定就是来帮助我们‘调整’焦点,让我们能清楚地认识、体会这个世界的,
  二千五百年前,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经由‘正定’而觉悟,从此他虽然同凡人一样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但他已进入一种和谐、宁静、平等、平衡的境界中,这个境界是无法用语言、文字形容的,除了人们亲自地去证悟、体会而外,一切解释都是多余的。(因为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正定英文翻作‘Right Absorption’或‘Right Meditation’都是‘正当的禅定’的意思,它跟其他宗教的所谓入定、出神、出游有别。  以上所解释的,就是八正道的道理,所有的人类,乃至一切众生,要想达到永恒、真实的快乐,必须照著这八种方法去做,才有成就的希望的。  ——文章来源于网络

本文链接:佛教的精神与特色(第四章)3

上一篇:你是快乐的时间多,还是痛苦的时间多

下一篇:你的颈椎还好吗?

相关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