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雨虹老师:南诗与周诗

时间:2019-09-10 09:08:44编辑:

南诗与周诗

作者:刘雨虹老师

说到与周梦蝶四五十年来的交往,是友情,也是乡情,也有诗情,更有道情……反正很复杂多样就是了。

说起道情,那就与南怀瑾老师有关系了,因为只要是南师讲课,我们都是听众中的一分子,尤其周梦蝶永远在听众席中坐第一排。记得那是八○年代,在复青大厦十一楼,周梦蝶的穿著简单随意,像是一件长大衣,腰上又扎了一条麻绳般的腰带,他的座位离老师讲台只有大约一米的距离。

那一天,南师在讲课时,因为提到一首七言律诗的内容,接着也就谈起来旧诗词的种种。因为南老师不但会作诗,还应该说是很会作诗的人,而且作品又多。南师曾说过,要研究他的学说、著述,以及一生的经历种种,必须参他的诗才行。

说到这里不免想起了一桩事,大约三四年前的一天,宗性大和尚光临,问到南师在一九四五年由峨嵋山下来,在乐山五通桥继续闭关的地点。因为有张怀恕女儿秦敏初(秦明)写的一篇〈五十年来的近事怀师〉,说南师是在多宝寺闭关,而在年谱中记录的,南师是在张怀恕五通桥家中闭关。

于是,我们找出南师的诗集,有一首诗:

\

〈乙酉岁晚于五通桥张怀恕宅〉

去国九秋外 钱塘潮泛悬

荒村逢伏腊 倚枕听归船

戍鼓惊残梦 星河仍旧年

人间复岁晚 明日是春先

证明南师自己所说是在张怀恕家闭关。

所以,当不确定时,幸有南诗可作认定。

言归正传,那天南师讲课谈到作诗,赞美中国传统诗词的美妙,因文史不分,文哲不分,常常在诗中表达一切。

南师赞美一番旧诗词之后,话锋一转,又批评起来新诗,说新诗言句奇怪,不通,不知说些什么等等……说着说着是中场休息了。老师退到休息室,我连忙赶进去对老师说:老师啊!你不要再骂新诗了,下面第一排坐的那个周梦蝶,就是一个有名的新诗大家啊!

休息过后,再上讲堂,南师就说:新诗也有它的特殊之处,有许多人喜爱……说着说着,南师就对听众中的周梦蝶说:「对不起啊!」

周梦蝶悄声说了一句:「与我何干啊!」

听众中大家都忍俊不住,会心一笑。

---转自刘雨虹老师博客

\

本文链接:刘雨虹老师:南诗与周诗

上一篇:原始佛教的蕴观

下一篇:印顺法师:由于佛教仪式而来的误解

相关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