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世因本经七八卷

时间:2019-06-25 02:58:56编辑:隋三藏法师达磨笈多等译

起世因本经七八卷

起世因本经卷第七

三十三天品第八之二

诸比丘。又何因缘。彼天有园。名为欢喜。诸比丘。彼欢喜园。三十三天王。入其中已。坐于欢喜善欢喜二石之上。心受欢喜。意念欢喜。念已复念。受诸快乐。受悦乐已。复受极乐。是故诸天。共称彼园。以为欢乐。诸比丘。又彼天树。有何因缘。名波利夜怛逻拘毗陀罗。诸比丘。彼波利夜怛逻拘毗陀罗树下。有天子住。名曰末多。日夜常以彼天种种五欲功德。具足和合游戏受乐。是故诸天。遂称彼树。以为波利夜怛逻拘毗陀罗。复次诸比丘。三十三天。纵有急疾。未曾肯舍般荼甘婆石。必设供养尊重恭敬。然后乃复随意而去。所以者何。此石乃是如来昔日所住之处。是故诸天。以为支提。一切世间。天人魔梵。沙门婆罗门等。应供养故。诸比丘。有三十三天。唯得眼见波娄沙迦园。身不能入。身不入故。不得彼处五欲功德受具足乐。何以故。彼业胜故。以其前世善根微劣。不能得入。有三十三天。得见波娄沙迦园。身亦能入。既得入已。具得彼处种种五欲和合功德而受快乐。何以故。以其善根增上胜故。诸比丘。有三十三天。眼不得见杂色车园。身亦不入。亦不得以彼园五欲和合功德而受快乐。何以故。以其善根有别异故。有三十三天。眼虽得见杂色车园。身不得入。亦不得以彼园五欲和合功德而受快乐。何以故。以其善根有优劣故。有三十三天眼既得见杂色车园。身亦得入。既得入已具足得彼种种五欲。同体和合而受快乐。何以故。以其善根增上胜故。诸比丘。凡是一切三十三天。无不悉见杂乱之园。亦皆得入既得入已。悉亦同得彼园苑中种种五欲和合功德具足同体而受快乐。何以故。修业等故。彼中无有别异善根故。

诸比丘。有三十三天。身不得见欢喜之园。亦不得入。不得入故。不得彼中种种五欲和合功德同体具足而受快乐。何以故。彼处果胜。前世造业。有别异故。有三十三天。见欢喜园。而不能入。亦不能得欢喜园中种种五欲和合功德同体具足而受快乐。何以故。以彼诸天业别异故。有三十三天。见欢喜园。身亦得入。既得入已。具足得彼种种五欲和合功德同体快乐。并皆受之。何以故。彼天往昔所修善业。无别异故。

诸比丘。其善法堂。三十三天聚会之处。有二岐道。帝释天王宫殿住处。亦二岐道。诸小天王并余宫属三十二天宫殿之处。亦二岐道。伊罗婆那大龙象王宫殿处所。亦二岐道。波娄沙迦园。亦二岐道。杂色车园。杂乱园欢喜园。欢喜池等。一一处所。各有二道。波利夜怛逻拘毗陀罗树下。亦二岐道。诸比丘。帝释天王。若欲往诣波娄沙迦园。杂色车园。欢喜园等。澡浴游戏受欢乐时。尔时即念伊罗婆那大龙象王。时伊罗婆那大龙象王。亦生是念。帝释天王。心念于我。如是知已。从其宫出。即自化作三十三头。其一一头具有六牙。一一牙上化作七池。一一池中各有七花。一一花上各七玉女。一一玉女。各复自有七女为侍。

尔时伊罗婆那大龙象王。作如是等诸神变已。即时往诣帝释王所。到已在前俨然而住。尔时帝释天王。复更心念三十二天诸小王等。并三十二诸小天众。时彼小王及诸天众。亦生是心。帝释天王。今念我等。如是知已。各以种种众妙璎珞庄严其身。各乘车乘。俱共往诣天帝释所。到已各各在前而住。时天帝释见诸天已。亦自种种庄严其身。服众璎珞。诸天大众。前后左右。周匝围绕。与诸小王。共升伊罗婆那龙象王上。帝释天王正当中央。坐其头上。左右两边。各有十六诸小天王。坐彼伊罗婆那龙象王化头之上。各各坐已。时天帝释。将诸天众。向波娄沙迦及杂色车杂乱欢喜等园。到已停住。其欢喜等四园之中。各各皆有三种风轮。谓开净吹。略说如前。开净地及吹花等。诸比丘。彼诸园中。吹花分散。遍布地上。深至于膝。其花香气处处普熏。时天帝释。与诸小天王及三十二天众。前后围绕。入杂色车欢喜等园。嬉戏受乐。随意游行。或坐或卧。时释天王。欲得璎珞。即念毗守羯磨天子。时彼天子。即便化作众宝璎珞。奉上天王。若三十三天。诸眷属等。须璎珞者。毗守羯磨。亦皆化出而供给之。欲闻音声及伎乐者。则有诸鸟出种种声。其声和雅令天乐闻。诸天尔时如是受乐。一日乃至七日。一月乃至三月种种欢娱。澡浴嬉戏。行住坐卧。随意东西。诸比丘。帝释天王。有十天子。常为守护。何等为十。一名因陀罗迦。二名瞿波迦。三名频头迦。四名频头婆迦。五名阿俱吒迦。六名吒都多迦。七名时婆迦。八名胡卢只那。九名难茶迦。十名胡卢婆迦。诸比丘。帝释天王。有如是等十天子众。恒随左右。不曾舍离。为守卫故。

诸比丘。阎浮提地。为一切人故。有水生诸花。最上精胜。极可乐者。所谓优钵罗花。钵头摩花。拘牟陀花。奔茶利迦花。此诸花等。芬芳软美。有陆生花。最极好者。所谓阿提目多迦花。瞻波迦花。波吒罗花。苏摩那花。婆利师迦花。摩利迦花。摩头揵地迦花。搔揵地迦花。游提迦花。殊低沙迦利迦花。陀奴沙迦腻迦花等。诸比丘。瞿陀尼人。有水生花。最极好者。所谓优钵罗花。钵头摩花。拘牟陀花。奔荼利迦花。香气芬馥。处处普熏。有陆生花。最极好者。所谓阿提目多迦花。瞻波迦花。波吒罗花。苏摩那花。婆利师迦花。摩利迦花。摩头揵地迦花。搔揵地迦花。游提迦花。殊低沙迦利迦花。陀奴沙迦腻迦花等。

诸比丘。弗婆提人。有水生花。最极好者。所谓优钵罗花。钵头摩花。拘牟陀花。奔茶利迦花。色甚光鲜。香气芬馥。有陆生花。最极好者。所谓阿提目多迦花。瞻波迦花。波吒罗花。苏摩那花。婆利师迦花。摩利迦花。摩头揵地迦花。搔揵地迦花。游提迦花。殊低沙迦利迦花。陀奴沙迦腻迦花等。

诸比丘。郁单越人。有水生花。最极好者。所谓优钵罗花。钵头摩花。拘牟陀花。奔茶利迦花。香气柔软。处处普熏。有陆生花。最极好者。所谓阿提目多迦花。瞻波迦花。波吒罗花。苏摩那花。婆利师迦花。摩利迦花。摩头揵地迦花。搔揵地迦花。游提迦花。殊低沙迦利迦花。陀奴沙迦腻迦花等。

诸比丘。一切诸龙。及金翅鸟住处。各有水生众花。最极好者。所谓优钵罗花。钵头摩花。拘牟陀花。奔茶利迦花。香气氛氲。柔软美妙。有陆生花。最极好者。所谓阿提目多迦花。瞻波迦花。波吒罗花。苏摩那花。婆利师迦花。摩利迦花。摩头揵地迦花。搔揵地迦花。游提迦花。殊低沙迦利迦花。羯迦罗利迦花。摩诃羯迦罗利迦花等。

诸比丘。阿修罗等。亦各具有水生诸花。最极好者。所谓优钵罗花。钵头摩花。拘牟陀花。奔茶利迦花。香气普熏。甚可爱乐。有陆生花。最极好者。所谓阿提目多迦花。瞻波迦花。波吒罗花。苏摩那花。婆利师迦花。摩利迦花。摩头揵地迦花。搔揵地迦花。游提迦花。殊低沙迦利迦花。陀奴师迦花。羯迦罗利迦花。摩诃羯迦罗利迦花。频邻昙花。摩诃频邻昙花。曼陀罗梵花。摩诃曼陀罗梵花等。

诸比丘。四天王天。所有诸天。有水生花。极妙端正。可爱乐者。所谓优钵罗花。钵头摩花。拘牟陀花。奔茶利迦花。其气甚香。质极柔软。有陆生花。最胜好者。所谓阿提目多迦花。瞻波迦花。波吒罗花。苏摩那花。婆利师迦花。摩利迦花。摩头揵地迦花。搔揵地迦花。游提迦花。殊低沙迦利迦花。陀奴沙迦花。羯迦罗利迦花。摩诃羯迦罗利迦花。频邻昙花。摩诃频邻昙花等。

诸比丘。三十三天。有水生花。极妙端正。可爱乐者。所谓优钵罗花。钵头摩花。拘牟陀花。奔茶利迦花等。其气极香。形甚柔软。有陆生花。最胜好者。所谓阿提目多迦花。瞻波迦花。波吒罗花。苏摩那花。婆利师迦花。摩利迦花。摩头揵地迦花。搔揵地迦花。游提迦花。殊低沙迦利迦花。陀奴沙迦腻迦花。羯迦罗利迦花。摩诃羯迦罗利迦花。频邻昙花。摩诃频邻昙花。曼陀罗梵花。摩诃曼陀罗梵花等。如三十三天所有诸花。夜摩天。兜率陀天。化自乐天。他化自在天。魔身天等。如是次第一一具有更无别异。

诸比丘。人间众花有七种色。何等为七。所谓火色火光。金色金光。青色青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黄色黄光。黑色黑光。譬如魔梵常所现色。诸比丘。人间有此七种色花。诸阿修罗亦复如是。有此七色。一切天众亦复有此七种光色。譬如魔梵常所现色。

诸比丘。一切诸天有十种别法。何等为十。诸比丘。一诸天行时。来去无边。二诸天行时。来去无碍。三诸天行时。无有迟疾。四诸天行时。足无踪迹。五诸天身力。无患疲劳。六诸天之身有形无影。七一切诸天。无大小便。八一切诸天。无有洟唾。九诸天之身。清净微妙。无皮肉筋脉脂血髓骨。十诸天之身。欲现长短青黄赤白大小粗细。随意悉能。并皆美妙。端严殊绝。令人爱乐。一切天身。有此十种不可思议。诸比丘。又诸天身。充实洪满。齿白方密。发青齐整。柔软润泽。身有光明。及有神力。腾虚飞逝。眼视无瞬。璎珞自然。衣无垢腻。

诸比丘。阎浮提人。寿命百年。中有夭逝。瞿陀尼人。寿命二百。亦有夭逝。弗婆提人。寿命三百。亦有中夭。郁单越人。定寿千年。无有夭殇。阎魔罗世诸众生等。寿七万二千岁亦有中夭。诸龙及金翅鸟等。寿命一劫。亦有中夭。诸阿修罗。寿命千岁。同三十三天。然亦中夭。四天王天寿五百岁。亦有中夭。三十三天。寿一千岁。夜摩诸天。寿二千岁。兜率陀天。寿四千岁。化乐诸天。寿八千岁。他化自在天。寿万六千岁。魔身天。寿三万二千岁。梵身天。寿命一劫。光忆念天。寿命二劫。遍净诸天。寿命四劫。广果诸天。寿命八劫。无想诸天。寿十六劫。不粗诸天。寿命千劫。无恼诸天。寿二千劫。善见诸天。寿三千劫。善现诸天。寿四千劫。色究竟天。寿五千劫。虚空处天。寿十千劫。识处天寿二万一千劫。无所有处天。寿四万二千劫。非想非非想处天。寿八万四千劫。此等诸天。皆有中夭。

诸比丘。阎浮提人。身长三肘半。衣长七肘。阔三肘半。瞿陀尼人。弗婆提人。身量及衣。与阎浮等。郁单越人。身长七肘。衣长十四肘。上下七肘。阿修罗身。长一由旬。衣长二由旬。阔一由旬。重半迦利沙(隋言半两也)。四天王天。身长半由旬。衣长一由旬。阔半由旬。重一迦利沙。三十三天。身长一由旬。衣长二由旬。阔一由旬。重半迦利沙。夜摩天。身长二由旬。衣长四由旬。阔二由旬。重一迦利沙四分之一。兜率陀天。身长四由旬。衣长八由旬。阔四由旬。重一迦利沙八分之一。化乐天。身长八由旬。衣长十六由旬。阔八由旬。重一迦利沙十六分之一。他化自在天。身长十六由旬。衣长三十二由旬。阔十六由旬。重一迦利沙三十二分之一。魔身诸天。身长三十二由旬。衣长六十四由旬。阔三十二由旬。重一迦利沙六十四分之一。自此已上诸天。身量长短。与衣正等无差。

诸比丘。阎浮提人。所有市易。或以钱宝。或以谷帛。或以众生。瞿陀尼人。所有市易。或以牛羊。或摩尼宝。弗婆提人。所作市易。或以财帛。或以五谷。或摩尼宝。郁单越人。无复市易。所欲自然故。

诸比丘。阎浮提人。瞿陀尼人。弗婆提人。悉有男女婚嫁之法。郁单越人。无我我所。树枝若垂。男女便合。无复婚嫁。诸比丘。诸龙金翅鸟阿修罗等。皆有婚嫁。男女法式。略如人间。四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魔身天等。皆有婚娶。略说如前。从此已上所有诸天。不复婚嫁。以无男女异故。诸比丘。阎浮提人。若行欲时。二根相到。流出不净。瞿陀尼人。弗婆提人。郁单越人。并亦如是。一切诸龙金翅鸟等。若行欲时。亦二根相到。但出风气。即得畅适。无有不净。诸阿修罗。四天王天。三十三天。行欲之时。根到畅适。亦出风气。犹如诸龙及金翅鸟。无有差异。夜摩诸天。执手成欲。兜率陀天。忆念成欲。化乐诸天。熟视成欲。他化自在天。共语成欲。魔身诸天。相看成欲。并得畅适。成其欲事。

诸比丘。人间所有萤火之明。则复不如灯焰光明。灯焰光明。又复不如炬火之明。炬火之明。不如火聚。火聚之明。不如诸天星宿光明。星宿之明。不如月宫殿明。月宫殿明。又复不如日宫殿明。日宫殿明。光焰照曜。犹尚不如四天王天墙壁宫殿身璎珞明。四天王天所有光明。则又不如三十三天所有光明。三十三天所有光明。则又不如夜摩诸天墙壁宫殿璎珞光明。夜摩天中所有诸光。则又不如兜率陀天所有光明。兜率陀天所有诸光则又不如化乐天光明。化乐天中所有光明。则又不如他化自在诸天光明。他化自在所有光明。则又不如魔身天光明。魔身诸天墙壁宫殿璎珞光明。比于下天。最胜最妙。殊特无过。诸比丘。虽然此魔身天光。比梵身天光。转更不及。彼梵身天。比光忆念天。则又不及。光忆念天。比遍净天。则又不及。遍净诸天。比广果天。则又不及。如是略说。无恼热天。善见天。善现天。阿迦腻吒天等唯除璎珞。余如上说。应如是知。诸比丘。若天世界。若魔若梵沙门婆罗门人等。世间所有光明。欲比如来阿罗呵三藐三佛陀光明。百千万亿恒河沙数。不可为比。此如来光。最胜最妙。殊特第一。所以者何。诸比丘。如来之身。戒行无量故。三摩提般若。解脱解脱知见。神通及神通行。教化及教化轮。说处及说处轮等。皆无量故。诸比丘。如来如是无量功德。一切诸法皆悉具足。以是义故。如来光明最胜无上。当如是持。

诸比丘。一切众生。有四种食。以资诸大。得自住持。得成诸有得相摄受。何等为四。一者粗段及微细食。二者触食。三意思食。四者识食。何者众生应食粗段及微细食。诸比丘。阎浮提人。饭食麨豆。及鱼肉等。此等名为粗段之食。覆盖按摩。澡浴揩拭。脂膏涂摩。此等名为微细之食。瞿陀尼人。弗婆提人。粗段微细。与阎浮提略皆齐等。郁单越人。身不耕种。自然而有成熟粳米。为粗段食。覆盖澡浴。及按摩等。为微细食。诸比丘。一切诸龙金翅鸟等。以诸鱼鳖鼋鼍虾蟆虬螭蛇獭金毗罗等。为粗段食。覆盖澡浴等。为微细食。诸阿修罗。以天须陀妙好之味。以为粗段。诸覆盖等。以为微细。四天王天。并诸天众。皆用彼天须陀之味。以为粗段。诸覆盖等。以为微细。三十三天。还以彼天须陀之味。以为粗段。诸覆盖等。以为微细。如三十三天。乃至夜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等。并用彼天须陀之味。以为粗段。诸覆盖等。以为微细。自此以上。所有诸天。并以禅悦法喜为食。三摩提为食。三摩跋提为食。无复粗段及微细食。

诸比丘。何等众生。以触为食。诸比丘。一切众生。受卵生者。所谓鹅雁鸿鹤鸡鸭孔雀鹦鹉鸲鹆鸠鸽[燕*鸟]雀雉鹊乌等。及余种种杂类众生。从卵生者。以彼从卵而得身故。一切皆以触为其食。何等众生。以思为食。若有众生。以意思惟。资润诸根。增长身命。所谓鱼鳖龟蛇虾蟆伽罗瞿陀等。及余众生。以意思惟。润益诸根。增长寿命者。此等皆用思为其食。何等众生。以识为食。所谓地狱众生。及无边识处天等。此诸众生。皆用识持以为其食。诸比丘。此四种食。为诸众生。住持诸大。摄受生分。此中有优陀那偈。

花色与诸法  寿命衣第五

市易及嫁娶  根光食为十

诸比丘。世间众生皆悉共有三种恶行。何等为三。所谓身恶行口恶行意恶行。比丘。有诸众生。作身恶行作口恶行作意恶行。以是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趣。生地狱中。彼于此处。最后识灭。地狱之识。初相续生。彼识共生。即有名色。缘名色故。即有六入。

诸比丘。复有众生。作身恶行作口恶行作意恶行。以是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趣。生畜生中。彼于此处。最后识灭。畜生之识。初相续生。当于彼识共生之时。即有名色。缘名色故。即有六入。诸比丘。复有众生。作身恶行作口恶行作意恶行。以是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趣。生阎摩世。彼于此处。最后识灭。阎摩世识。初相续生。当于彼识初生之时。即共名色一时俱生。缘名色故即有六入。诸比丘。此等名为三种恶行。应当远离。

诸比丘。世间复有三种善行。何等为三。所谓身善行口善行意善行。诸比丘。或有众生。身作善行口作善行意作善行。以是因缘。身坏命终。生于人道。彼于此处。最后识灭。人道之识。初相续生。彼识生时。即共名色一时同生。缘名色故。即有六入。

诸比丘。复有众生。身作善行口作善行意作善行。以是因缘。身坏命终。生于天上。此处识灭。彼天上识。初相续生。彼识生时。即共名色一时俱生。有名色故。即生六入。诸比丘。彼于天中。或在天子。或在天女。或于坐处。或两膝内。或两股间。忽然而生。初出生时。即如人间十二岁儿。若是天男。即在天子坐处膝边。随一处生。若是天女。即在天女两股内生。既出生已。彼天即称是我儿女。如是应知。诸比丘。修善生天。有如是法。所谓天子天女等。初生之时。以自业因。所熏习故。得三种念。一者自知从某处死。二者自知今此处生。三知彼生是此业果。是此福报。又作是念。以我彼处身命坏已来生此间。缘我有是三种业果三业果熟。得来生此。何者为三。所谓身善行口善行意善行。此等三业。果报熟故。身坏命终。来生此处。复作是念。愿我若于此处死已。当生人间。我于人间。既受生已。还修身口意等善行。以身口意修善行故。身坏已后。还来此生。作是念已。次便思食。念欲食时。即于其前。有众宝器。自然盛满。天须陀味。种种异色。诸天子中。有胜业者。其须陀味。色最白净。若彼天子。果报中者。其须陀味。色则稍赤。若彼天子。福德下者。其须陀味。色则稍黑。时彼天子。以手把取天须陀味。内其口中。此须陀味。既入口已。即自渐渐消融变化。譬如酥及生酥掷置火中。即自消融无复形影。如是如是。天须陀味。置于口中。自然消化。亦复如是。食此味已。若有渴时。即于其前。有天宝器。盛满天酒。福上中下。白赤黑色。略说如前。入其口中。消融亦尔。时彼天子。食饮既讫。身遂长大。粗细高下。与彼旧生天子天女等无有异。

诸比丘。此诸天子天女等。身既充足。各随其意。有所趣向。或诣池水。入彼池中。澡浴清净。欢喜受乐。既出池已。复诣香树。彼香树枝。自然低屈。从枝中出种种妙香。流入其手。诸天子等。取以涂身。涂身讫已。复诣衣树。尔时衣树。亦为低枝。于其枝间。又出种种微妙好衣。垂至其手。取而著之。著衣既讫。诣璎珞树。低垂入手。亦复如前。上下萦系。庄严身已。复诣鬘树。其树低垂。流出种种上妙花鬘。其天取之。严饰头已。复诣器树。树出种种众宝杂器。随意入手。将诣果林。盛种种果或便啖食。或取汁饮。如是复诣诸音乐树。树亦低垂。自然化出种种乐器。随意取之。或弹或击。或歌或舞。音声微妙。令人乐闻。于是复诣诸林苑中。既入苑已。即见无量百数无量千数无量无边百千亿数诸天玉女。此诸天等。未见女时。所有知见。前世业报。谓我从某处来生此间。我身今受如是报果。以业熟故。当于是时。了了分明。忆宿世事。如视掌中。由见天女迷诸色故。正念觉智。此心即灭。既失如是前生念已。著现在欲。口唯唱言。此等皆是天玉女耶。天玉女耶。此则名为欲爱所缚。诸比丘。此等名为三种善行。应当修习。诸比丘。一一月中。有六乌晡沙他(隋言增上谓受持斋法增上善根)。白月半分有十五日。黑月半分亦十五日。白黑二月各有三斋。何者白月半分。三受斋日。所谓月八日十四日十五日。黑月亦有三受斋日。如白月数。何故白黑二月。各于三日受持斋戒。诸比丘。白黑二月。各有八日。当于是日。四天大王。集其眷属。普告之言。汝等各往遍观四方。于世间中。颇亦有人修行孝顺供养父母。恭敬沙门婆罗门不。于诸尊长崇重以不。修行布施受禁戒不。守摄八关持六斋不。时四天王如是敕已。彼诸使者。奉天王命。即下遍观一切人世。谁修孝行供养父母。何族姓子恭敬沙门及婆罗门。复有谁家男子女人。敬事尊长。敦崇礼让。谁行布施。谁受六斋。谁持八禁。谁守戒行。尔时使者。次第遍历观察世间。若见人中少能孝顺供养父母。少能承事尊重沙门。少能只敬耆旧有德诸婆罗门。于诸长老少能崇敬。布施微薄。受斋稀疏。护戒不全。禁守多缺。是时天使。具足见已。即日还诣四天王所。启言。大王当知。世间一切人众。无多孝养奉事父母。亦复无多恭敬沙门及婆罗门。无多敬重耆旧有德师傅尊长。亦无多人修行布施受持六斋。亦无多人奉行禁戒守护八关。尔时四大天王。闻诸天使如是语已。心意惨然甚不欢悦。报使者言。世间诸人若实尔者。甚为不善。所以者何。人间寿命。极成短促。少时在世。宜修诸善。转至后世便得安乐。云何今者彼诸人等。无有多行孝养父母。乃至不能修持六斋受行八禁守摄身口。此大损减我诸天众。转更增加阿修罗种。诸比丘。若世间人多行孝顺供养父母。尊重沙门及婆罗门。敬事耆旧。敦修礼让。好行布施。乐受六斋。勤崇福业。恒守八禁。如是修行相续不绝。 起世因本经七八卷

尔时天使。巡察见已。白四王言。大王当知。世间众人。多有孝顺供养父母。多有恭敬沙门婆罗门及诸尊长。乐行布施。勤修斋戒。尔时四大天王。从诸天使闻此语已。心大欢喜踊跃无量。作如是言。甚善甚善。诸世间人。能如是修极大贤善。何以故。彼诸人等。寿命短少。不久便当移至他世。今者乃能于彼人间孝养父母。奉事沙门及婆罗门。尊敬耆旧。修行礼让。多乐布施。持戒守斋。如是便当增长诸天无量眷属。损减修罗所有种类。

诸比丘。何故黑白二月各十四日。是乌晡沙他。诸比丘。此黑白二月十四日。时四大天王。亦各如前召其太子。使下世间观察善恶。善少则愁。善多则喜。具足皆如天使所说。唯以太子自下为异。

诸比丘。黑白二月各十五日。何故复是乌晡沙他。诸比丘。今日四大天王。自下世间。躬察善恶。知多少已。即时自往诣善法堂诸天聚集议论之处。在其堂前。面向帝释。具说人间善恶多少违顺之事。尔时帝释。若闻人间修福者少。便复惨然怅怏不乐。云何如是。天众减少。阿修罗众转更增多。若闻人间如法者多心。则欢喜踊跃无量。作如是言。我诸天众渐当增长。阿修罗众渐当损耗。诸比丘。由此六日诸天下观人间善恶。应修斋戒故。名此日为乌晡沙他。

起世因本经卷第八

三十三天品第八之三

诸比丘。若复有时。诸外道等。或波利婆罗阇迦。或更余者。来诣汝所。问汝等言。是诸长老。何因何缘。有一色人。为诸非人之所恐怖。有一色人。不为非人之所恐怖。彼诸外道。若作是问。汝等应当如是报言。诸长老等。此有因缘。何以故。于世间中。有一色人。习行非法。内有邪见及颠倒见。彼等专行十不善法。说不善法。念不善法。邪见颠倒。以作如是十不善故。护生诸神渐渐舍离。如是等人。若百若千。唯留一神。惣守护之。如牛群羊群。或百或千。其傍唯置一人守视。此亦如是。以护神少故。恒为非人之所恐怖。有一色人。习行正法。不行邪见。不颠倒见。彼人既行如是十善。正见正语。修善业故。是一一人。皆有无量。若百若千。诸神守视。以是因缘。此人不被非人恐怖。譬如国王。若王大臣。随一一人。则有百千护生诸神之所守护。诸比丘。人间若有如是姓字。非人之中。亦有如是一切姓字。诸比丘。人间所有山林川泽国邑城隍村坞聚落居住之处。于非人中。亦有如是山林城邑舍宅之名。诸王大臣。坐起处所。诸比丘。一切街衢。四交道中。屈曲巷陌。屠脍之坊。及诸岩窟。并无空虚。皆有众神。及诸非人之所依止。又弃死尸林冢间丘壑。一切恶兽所行之道。悉有非人在中居住。一切林树。高至一寻。围满一尺。即有神祇。在上依住。以为舍宅。诸比丘。一切世间男子女人。从生已后。即有诸神。常随逐行。不曾舍离。唯习行诸恶。及命欲终时。方乃舍去。如前所说。诸比丘。阎浮提洲。有五种事。胜瞿陀尼。何等为五。一者勇健。二者正念。三者佛出世处。四者是修业地。五者行梵行处。瞿陀尼洲。有三种事。胜阎浮提。何等为三。一者饶牛。二者饶羊。三者饶摩尼宝。阎浮提有五种事。胜弗婆提。略说如前。弗婆提洲。有三种事。胜阎浮提。何等为三。一者洲最宽大。二者普含诸渚。三者洲甚胜妙。阎浮提洲。有五种事。胜郁单越。如上所说。郁单越洲。有三种事。胜阎浮提。何等为三。一者彼人无我我所。二者寿命最长。三者彼人有胜上行。阎浮提洲。有五种事。胜阎摩世。亦如上说阎摩世中。有三种事。胜阎浮提。何等为三。一者寿命长。二者身形大。三者有自然衣食。阎浮提人。有五种事。胜一切龙金翅鸟等。如前所说。诸龙及金翅鸟。有三种事。胜阎浮提。何等为三。一者寿命长。二者身形大。三者宫殿宽博。阎浮提中。有五种事。胜阿修罗。如前所说。阿修罗中。有三种事。胜阎浮提。何等为三。一者寿命长。二者形色胜。三者受乐多。如是三事。最为殊胜。

诸比丘。四天王天。有三事胜。一者宫殿高。二者宫殿妙。三者宫殿有胜光明。三十三天。有三事胜。何等为三。一者长寿。二者色胜。三者多乐。如是夜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魔身天等。应知皆有三种胜事。如三十三天。胜阎浮提中所说。阎浮提洲。有五种事。胜诸天龙。如上所说。汝等应知。

诸比丘。于三界中。有三十八种众生种类。何等名为三十八种。诸比丘。欲界中有十二种。色界中有二十二种。无色界中复有四种。诸比丘。何者欲界十二种类。谓地狱。畜生。饿鬼。人。阿修罗。四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魔身天等。此名十二。何者色界二十二种。谓梵身天。梵辅天。梵众天。大梵天。光天。少光天。无量光天。光音天。净天。少净天。无量净天。遍净天。广天。少广天。无量广天。广果天。无想天。无烦天。无恼天。善见天。善现天。阿迦腻吒天等。此等名为二十二种。无色界中。有四种者。谓空无边天。识无边天。无所有天。非想非非想天。此名四种。

诸比丘。于世间中有四种云。谓白云黑云赤云黄云。诸比丘。此四云中。若白色者。多有地界。若黑色者。多有水界。若赤色者。多有火界。若黄色者。多有风界。汝等应当如是识知。诸比丘。世间复有四种大神。何等为四。所谓地大大神。水大大神。火大大神。风大大神。诸比丘。曾于一时。地大大神。发是恶见。心自念言。于地界中。无水火风界。诸比丘。我于尔时。诣彼神所。而告之言。大神汝心实有如是恶见。云地界中无水火风三大界也。彼答我言。实尔世尊。我复告言。大神汝今莫起如是恶见。何以故。此地界中。实皆具有水火风界。但于其中。地界偏多。以是因缘。得地大名。诸比丘。我能知彼地大大神发如是念。断其恶见。令生欢喜。于诸垢中得法眼净。证果觉道。无有结惑。度疑彼岸。无复烦恼。不随他教。随顺法行。而白我言。大德世尊。我今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大德世尊。我从今后。常当奉持优婆夷戒。乃至命尽。更不杀盗及非法等。归佛法僧。清净护持。

诸比丘。复于一时。水大大神。生于恶见。亦如是念。于水界中。无有地界火界风界。我知其意。往诣彼所。而问之言。汝实尔不。答言。实尔。我复告言。汝今莫作如是恶见。此水界中。具有地界及火风界。以偏多故。得水界名。如是乃至。火神风神。俱有此见。佛既知已。悉往诘问。并答佛言。实尔世尊。佛开其意。皆得悟解。归依三宝。悉随顺行。略说如前。地大大神。断除疑惑。来诣我所。诸比丘。此等名为四大大神。诸比丘。世间有云。从地上升在虚空中。或有至一俱卢奢住。或二或三俱卢奢住。乃至六七俱卢奢住。诸比丘。或复有云。上虚空中一由旬住。或二三四五六七由旬住。诸比丘。或复有云。上虚空中百由旬住。乃至二三四五六七百由旬住。或复有云。从地上空千由旬住。二三四五六七千由旬住。乃至劫尽。诸比丘。或时外道波利婆罗阇迦。来诣汝所。作如是问。诸长老等。何因缘故。虚空云中。有是音声。汝诸比丘。应如是答。有三因缘。更相触故。于云聚中。有音声出。何者为三。诸长老等。或复一时。云中风界。与其地界相触著故。便有声出。所以者何。譬如树枝相揩相磨即有火出。如是如是。诸长老等。此是第一出声因缘。复次长老。或于一时。云中风界。与彼水界相触著故。即便出声。亦如上说。此是第二出声因缘。复次长老。或于一时。云中风界。与彼火界相触著故。即便出声。略说乃至。譬如两树相揩火出。此是第三出声因缘。应如是答。诸比丘。亦应如是广分别知。

诸比丘。或时外道波利婆罗阇迦。来诣汝所。作如是问。诸长老等。何因缘故。虚空云中。忽生电光。诸比丘。汝等应当作如是答。诸长老等。有二因缘。虚空云中。出生电光。何等为二。一者东方有电。名曰亢厚。南方有电。名曰顺流。西方有电。名堕光明。北方有电。名百生树。诸长老等。或有一时。东方所出亢厚大电。与彼西方堕光明电。相触相对相磨相打。以如是故。从彼虚空云聚之中。出生大明。名曰电光。此是第一电光因缘。复次诸长老等。二者或复南方顺流大电。与彼北方百生大电。相触相对相磨相打。以如是故。出生电光。譬如两木风吹相著。忽然火出。还归本处。此是第二电光因缘。从云聚中有光明出。

诸比丘。于虚空中。有五因缘。能障碍雨。令占候师不测不知。增长迷惑。记天必雨而更不雨。何者为五。诸比丘。或有一时。于虚空中云兴雷动。作伽茶伽茶瞿厨瞿厨等声。或出电光。或复有风吹冷气至。如是种种。皆是雨相。诸占察人及天文师等。悉克此时。必当降雨。尔时罗睺罗阿修罗王。从其宫出。便以两手。撮彼雨云。掷置海中。诸比丘。此是第一雨障因缘。而天文师及占候者。不见不知。心生疑惑。记天必雨而竟不雨。

诸比丘。或复有时。虚空起云。云中亦作伽茶伽茶等声。亦出电光。亦复有风吹冷气来。时天文师及占候者。见是相已。克天此时必当降雨。尔时火界增上力生。即于其时。云自烧灭。此名第二雨障因缘。彼天文师及占候者。不见不知。心生迷惑。记天必雨而遂不雨。

诸比丘。或复有时。虚空起云。云中亦作伽荼伽茶等声。亦出电光。亦复有风吹冷气来。时天文人及占候者。见是相已。记天此时必当作雨。时以风界增上力生。则能吹云。掷置于彼伽陵伽碛中。或复掷置坛茶迦碛中。或复掷置摩登伽碛中。或复掷置诸旷野中。或复掷置摩连那碛地。此名第三雨障因缘。彼天文人及占候者。不见不知。心生迷惑。记天必雨而遂不雨。

诸比丘。或复有时。虚空起云。于彼云中。亦作伽茶伽茶等声。亦出电光。及有风起吹冷气来。诸占候者。记天必雨。然行雨诸神。有时放逸。以放逸故。彼云不得依时降雨。既不时雨。云自消散。此是第四雨障因缘。以是义故。诸天文人。心生迷惑。记天必雨而遂不雨。

诸比丘。或复有时。空中起云。云中亦作伽荼伽茶等声。出大电光。吹冷气来。诸天文人。记必当雨。然此阎浮一切人民。其中多有不如法行。耽乐诸欲。悭贪嫉妒。邪见所缠。彼诸人等。以恶行故。习非法故。乐著欲故。贪嫉竞故。天则不雨。诸比丘。此名第五雨障因缘。诸天文人及占候者。不见不知。心生迷惑。记天必雨而遂不雨。诸比丘。是名五种雨障因缘。此中有优陀那偈。

花法色寿命  衣服及卖买

嫁聚三摩提  并四种饮食

二行晡沙他  上下名三界

云色诸天等  俱卢舍鸣电

斗战品第九

诸比丘。我念往昔。有时诸天与阿修罗起大斗战。尔时帝释告其所领三十三天言。诸仁者。汝等诸天。若与修罗共为战斗。宜好庄严善持器仗。若诸天胜。修罗不如。汝等可共生捉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以五系缚之。将到善法堂前诸天会处。三十三天闻帝释命。依教奉行。尔时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亦复如是告诸修罗言。若诸天众共阿修罗斗战之时。天若不如。即当生捉帝释天王。以五系缚之。将诣诸阿修罗七头会处。立置我前。诸修罗众。亦受教行。诸比丘。当于彼时。帝释天王。战斗得胜。即便生捉阿修罗王。以五系缚之。将诣善法堂前诸天集处。向帝释立。尔时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若作是念。愿诸修罗各自安善。我今不用诸阿修罗。我当在此。与三十三天一处共居。同受娱乐。甚适我意。其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兴此念时。即见自身。五缚悉解。诸天种种五欲功德。皆现其前。或复有时。作如是念。我今不用三十三天。愿诸天等。各自安善。我愿还归阿修罗宫。起此念时。其身五系。即还缚之。五欲功德。忽即散灭。

诸比丘。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有如是等微细结缚诸魔结缚。复细于此。所以者何。诸比丘。邪思惟时。即被结缚。正忆念时。即便解脱。何以故。诸比丘。思惟有我。是为邪思。思惟无我。亦是邪思。乃至思惟我是有常。我是无常。有色无色。有想无想。及非有想非无想等。并是邪思。诸比丘。此邪思惟。是痈是疮。犹如毒箭。其中若有多闻圣达智慧之人。知是邪思如病如疮如痈如箭。如是念已。系心正忆。不随心行。令心不动。多所利益。诸比丘。若念有我。则是邪念。则是有为。则是戏论。若念无我。亦是戏论。乃至有色无色。有想无想。非有想非无想。悉是戏论。诸比丘。所有戏论。皆悉是病。如痈如疮。犹如毒箭。其中所有多闻圣达智慧之人。知此戏论诸过患已。乐无戏论。守心寂静。多所修行。

诸比丘。我念往昔。有释天王。与阿修罗欲兴战斗时。天帝释告其四面三十三天。作如是言。诸仁者。宜善庄严身及器仗。今诸修罗。欲来战斗。若诸天胜。可生捉取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以五系缚之。将诣诸天善法堂前集会之处。令其见我。时三十三天受帝释命。依教奉行。阿修罗王。亦如是教。诸比丘。当尔战时。诸天得胜。即以五系缚阿修罗王。将诣善法堂前。尔时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既被五系。在天众前。见天帝释。入善法堂就座而坐。即出恶言。种种骂詈毁辱天主。时天帝释有执御者。名摩多离。见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对众恶言。毁骂天主。即便以偈白帝释言。

帝释天王为羞畏  为无势力故怀忍

闻如是等粗恶骂  含受耐之都不言

尔时帝释。还以偈答摩多离言。

我非羞畏故怀忍  亦非无力于修罗

谁能如我神策谋  岂得同于彼无智

时摩多离。复更以偈白天主言。

若不严加重诃责  愚痴炽盛转更增

若当折伏无智人  犹如畏杖牛奔走

今若纵之令得乐  至其本处更自高

是故明智当以威  示现勇健制愚騃

尔时帝释。复以偈答摩多离言。 起世因本经七八卷

如此等事我久知  为伏众人愚痴故

彼以嗔嫌而骂詈  我闻堪忍自制心

时摩多离。更复以偈白帝释言。

帝释天王愿善思  如是含忍有一患

彼愚痴者作是骂  谓生怯畏不敢酬

尔时帝释。重复偈答摩多离言。

彼愚痴辈随其意  谓我畏之而默然

若求益身永利安  宜于彼等常怀忍

如我意者见彼骂  不应于嗔复起嗔

若于嗔处报以嗔  如是战斗难得胜

若为他人所娆恼  有志能忍极为难

当知此忍为强力  如是忍者应赞美

若我若他凡起心  皆求远离大畏处

他人既已嗔骂我  不应于彼复起怨

若于自己若他人  二处皆应作利益

既知已被他嗔骂  当使自嗔转得消

如是二处利益心  若自若他皆成就

彼人意念是愚痴  此皆因于不知法

若有大力诸丈夫  能为无力故含忍

于无力人忍不嗔  如是忍者他所赞

彼人无有智慧力  唯以愚痴力为力

愚痴心故弃舍法  如是等人无正行

彼以愚痴求我胜  嗔恚骂詈出粗言

能忍彼恶则常胜  是忍增上难具说

胜人出语畏不论  于等恐生怨故忍

闻下人言能忍者  此忍为诸智所赞

诸比丘。汝等当知。尔时帝释则我身是。我于彼时。身作三十三天王。自在治化。受胜福报。纵任快乐而常怀忍。亦赞叹忍。乐行调柔无复嗔恚。亦恒赞叹无嗔恚者。诸比丘。汝等自说。于修行中。有信解心。舍俗出家。精勤不懈。汝等若欲于余众生身行忍辱。赞叹忍辱。调顺慈悲。常行安乐。灭除嗔恚赞不嗔者。汝亦应作如是修学。

诸比丘。我念往昔。诸天众等。与阿修罗。各严器仗。欲与斗战。尔时帝释告天众言。诸仁者。若阿修罗。与诸天斗。天得胜时。汝等可以五系缚之。如前所说。诸天奉教。阿修罗王。亦复如是。饬其军众。诸比丘。尔时斗战。阿修罗胜。帝释天王不如退还。是时驭者。回千辐轮贤调御车。欲向天宫。有一居吒奢摩梨树。金翅鸟王巢于其上。已生诸卵。帝释见已。告摩多离执驭者言。

树上有卵摩多离  为我回辕远避护

宁为修罗失身命  勿令毁破此鸟巢

时摩多离善执驭者。闻释天王如是敕已。即便右回天千辐轮贤调御车。还复直指阿修罗宫。诸比丘。尔时诸阿修罗众见帝释车忽然回还。咸谓帝释别有奇策。更来合战。阿修罗众。因即大退。各趣本宫。诸比丘。尔时帝释以慈因缘。诸天还胜。修罗不如。诸比丘欲知。尔时天帝释者。即我身是。诸比丘。我于尔时。为大天主王。领三十三天。自在治化。受胜福报。犹能怜愍一切众生。为其寿命而作利益。起慈悲心。汝等比丘。以信舍家。应当利益一切众生。

诸比丘。我忆往昔。天阿修罗。欲共战斗。尔时帝释告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言。仁者。我等且摄种种器仗。天及修罗。其中各有明智慧者。彼悉能知。我等二家所说法义。若善若恶。但以善言长者取胜。于是天主。与阿修罗相推前说。尔时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即便在先。向天帝释。而说偈言。

愚痴猛盛者  必须重诃责

折伏于无智  犹牛畏鞭走

愚痴无有智  所在难调制

是故用严杖  速断其痴慢

尔时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向天帝释说此偈已。阿修罗众并诸眷属。皆大欢喜。称叹踊跃。帝释诸天及其眷属。默然而住。尔时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告帝释言。汝大天王。便可说偈。尔时天王。向阿修罗。而说偈言。

我明见此事  不欲共痴同

愚者自起嗔  智者谁与诤

尔时帝释天王。说此偈已。三十三天。诸眷属。皆亦称叹。踊跃欢喜。诸阿修罗及其眷属。默然而住。

尔时帝释。告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言。仁者更说善言。时阿修罗。复向天主。说如是偈。

寂然忍辱意  帝释我亦知

愚痴若胜时  言我畏故忍

尔时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说此偈已。诸阿修罗及其眷属。皆悉踊跃。称叹欢喜。帝释诸天并其眷属。默然而住。时阿修罗王。亦告帝释言。仁者天主。可更辩说如法善言。尔时天帝释。向阿修罗众。复说偈言。

愚者自随意  谓忍为畏彼

以此求自益  于彼则无利

我谓彼作恶  不应嗔其嗔

于嗔能默然  此斗则常胜

若为他所恼  有力能忍之

当知此忍者  忍中最为上

无问自与他  皆求离畏处

若知他嫌己  于彼不应嗔

二处作利益  所谓若自他

他若嗔骂者  自嗔能消灭

若自若于他  二皆成其利

他意念愚痴  斯由不知法

若有强力人  为彼无力忍

此忍为最胜  余忍更无过

彼无智慧性  惟有愚痴力

愚痴舍法故  自然失正行

愚痴自矜胜  嗔恚出恶言

若能忍其恼  此则常有胜

胜者畏而忍  等者恐生怨

于下能忍之  斯忍智所赞

尔时帝释天王。说此偈已。三十三天。及诸眷属。称叹欢喜。踊跃无量。阿修罗众。咸各默然。时诸天中有智慧者。阿修罗中有智慧者。各集一处。皆共量议。此等诸偈。详审思念。观察推寻。同称赞已。作如是言。诸仁者等。今天帝释。善说言义。其所治化。一切无有刀杖鞭挞。亦无诤斗毁辱怨仇。亦无言讼及求报。复于生死中。有所厌患。求离于欲。为寂灭故。为寂静故。为得神通故。为得沙门果故。为成就正觉得涅槃故。诸仁者。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所说之偈。无有如是善妙之语。彼等一切。唯有刀杖鞭打楚毒毁辱诤斗言讼怨仇求于报。复长养生死无有厌患。贪著诸欲。不念寂静寂灭之行。不悕神通及沙门果。不求正觉及大涅槃。诸仁者。帝释天王所说之偈。名为善说。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所说之偈。非是善说。诸仁者。帝释天王所说之偈。善说善说。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所说之偈。非是善说非是善说。诸比丘。汝等应知。尔时帝释。即我身是。诸比丘。我于彼时。为忉利天王。自在治化。受于福乐。尚说善言。以为战具。由善言故。斗战常胜。汝等比丘。既能于我善说教中。净心离俗。舍家出家。修精进行。汝等若求善说恶说于教法中。欲取义者。应如是知。诸比丘。我念往昔。诸天王等。与阿修罗共相战斗时。释天王摧破修罗。战既胜已。造立胜殿。东西五百由旬。南北二百五十由旬。诸比丘。胜殿之外。有一百却敌。一一敌间。各有七楼。皆七宝成。一一楼内。各置七房。一一房中。安施七榻。一一榻上。有七玉女。一一玉女。复各别有七女为侍。帝释天王。与诸玉女并侍女等。更无所为唯受胜乐。所须食饮香花服玩一切乐具。皆随往业。受其福报。诸比丘。三千大千世界之内。所有天宫。更无有此帝释天王胜殿比类。

尔时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作如是念。我有如是威神德力。日月宫殿及三十三天。虽在我上运转周行。我力能取以为耳珰。处处游行。不为妨碍。曾于一时。罗睺罗阿修罗王。内心嗔忿。炽盛烦毒。意不欢喜。便念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尔时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即作是念。罗睺罗阿修罗王。今念于我。便复自念其所统领小阿修罗王及诸眷属小阿修罗等。时彼小王及诸修罗。知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念已。即各严备种种器仗。往诣其所。到已在前。默然而住。尔时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自服铠甲。持仗严驾。与其小王并诸军众。前后围绕。往诣罗睺罗阿修罗王所。时罗睺罗阿修罗王。复念踊跃幻化二阿修罗王。尔时二王。知其念已。还如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所念。念其小王并诸所部。亦各知已。严备器仗。向其王所。到已皆共来诣罗睺罗阿修罗王处。尔时罗睺罗阿修罗王。自服种种严身器仗。与鞞摩质多罗踊跃幻化三阿修罗王。并彼三王小王眷属。前后围绕。从阿修罗城。导从而出。欲共忉利诸天兴大战斗。

尔时难陀优波难陀二大龙王。从其宫出。各各以身绕须弥山。周回七匝。一时动之动已复动。大动遍动。震已复震。大震遍震。涌已复涌。大涌遍涌。以尾打海。令一段水上于虚空。在须弥顶上。诸比丘。即于是时。天主帝释告诸天众。作如是言。汝等诸仁。见此大地如是动不。空中叆叇。犹如云雨。又似重雾。我今定知。诸阿修罗欲与天斗。于是海内所住诸龙。各从自宫。持种种仗。严备而出。当阿修罗前。与其战斗。胜则逐退。直至其宫。若其不如。恐怖背走。复共往见地居夜叉。到已告言。汝等当知。诸阿修罗欲与天斗。汝等今可共我诣彼相助打破。夜叉闻已。复严器仗。与龙相随。共修罗战。胜则逐之。不如便退。恐怖而走。复共往见钵手夜叉。到已告言。钵手夜叉。仁等知不。诸阿修罗。欲与天斗。汝等可来共我相助。逆往打之。钵手闻已。亦严器仗。相随而去。乃至退走。复共往告持鬘夜叉。具说如前退走。往告常醉夜叉。亦复严仗。共持鬘等。并力合斗。若得胜者。逐到其宫。若不如者。恐怖退走。复共往见四大天王。到已咨白四天王言。四王当知。诸阿修罗。今者欲来与诸天斗。王等应当与我相助打令破散。时四天王。闻常醉言。即各严持种种器仗。驾驭而往。乃至退走。不能降伏。是时四王。便共上升诣善法堂诸天集会议论之处。启白帝释。说如是言。天王当知。诸阿修罗。今者聚集欲与天斗。宜应往彼与其合战。时天帝释从四天王闻是语已。开意许之。即召一天摩那婆告言。汝天子来。汝今可往须夜摩天。珊兜率陀天。化自乐天。他化自在天。至已为我白诸天王。作如是言。仁等诸天。自当知之。今阿修罗欲与天斗。仁等天王。宜应相助俱诣其所与其战斗。时摩那婆闻释语已。即便往诣须夜摩天。具白是事。

尔时须夜摩天王。从释天使摩那婆所。闻是语已。即起心念须夜摩中一切天众。时彼天众。知其天王心所念已。各严种种铠甲器仗。乘彼天中种种骑乘。并共来诣彼天王所。到已在前。俨然而立。时须夜摩天王。亦自身著天中种种宝庄严铠。持众宝仗。与其无量百千万数诸天子俱。围绕来下。至须弥山王顶上。在山东面。竖纯青色难降伏幡。依峰而立。尔时天使。摩那婆复更上诣兜率陀天。到已还白兜率天王。作如是言。天王当知。帝释天王。有如是启。诸阿修罗。欲共天斗。唯愿诸天。咸来相助。并力斗战。令其退走。兜率陀天。闻是语已。即自念其诸天大众。彼天知已。悉来集会大天王所。到已即各严持器仗。乘诸骑乘。相率来下。与无量百千万众。一时云集须弥山顶。在其南面。竖纯黄色难降伏幡。依峰而立。

尔时天使摩那婆。复更往诣化乐天中。白彼天言。天王当知。帝释使来。有如是语。诸阿修罗。欲共天斗。具说如前。乃至彼天。与其无量百千万数诸天子众。各严器仗。乘种种乘。咸共来下。至须弥山顶。在其西面。竖纯赤色难降伏幡。依峰而立。如是上白他化自在天王。亦如前说。时彼天众。严持器仗。倍化乐天。与其无量百天子。无量千天子。无量百千天子。围绕来下。至须弥山。在其北面。竖纯白色难降伏幡。依峰而立。

尔时帝释。见上诸天并皆云集。复起心念虚空夜叉。尔时虚空诸夜叉众。咸作是言。帝释天王。意念我等。如是知已。即相诫饬。著甲持仗。庄严身具。皆各服之。乘种种乘。诣帝释前。一面而立。时天帝释。又复念其诸小天王并三十三天所有眷属。如是念时。并各著铠甲。严持器仗。乘种种乘。诣天王前。于是帝释。自著种种铠甲器仗。乘种种乘。与空夜叉及诸小王三十三天。前后围绕。从天宫出。欲共修罗兴大战斗。

诸比丘。是诸天众。与阿修罗战斗之时。有如是等诸色器仗。所谓刀箭[矛*赞]棓椎杵金刚铍箭面箭凿箭镞箭犊齿箭迦陵伽叶镞箭微细镞箭努箭。如是等器。杂色可爱。皆是金银琉璃颇梨赤珠[王*车]磲玛瑙等。七宝所成。以此刀仗。遥掷阿修罗身。莫不洞彻。而不为害。于其身上。亦复不见疮痕之迹。唯以触因缘故受于苦痛。诸比丘。诸阿修罗所有器仗。与天斗时。色类相似。亦是七宝之所成就。穿诸天身。亦皆彻过。而无瘢痕。唯以触因缘故。受于痛苦。诸比丘。欲界诸天与阿修罗战斗之时。尚有如是种种器仗。况复世间诸人器仗。

本文链接:起世因本经七八卷

上一篇:第一卷 大乘大方等日藏经全文

下一篇:瑜伽师地论 第六卷

李罕诵心经

佛学文化源远流长,心经这篇只有260个字的经文由浅入深地全部概括了《大品般若》的义理精要,可谓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心经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相关推荐文章